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不讓一個貧困群衆在小康路上掉隊——湖南如何交好脫貧攻堅的曆史答卷

時間:2018-06-19 08:26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何紹輝 點擊:

最近,爲了一件大事,湖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杜家毫,省委副書記、省長許達哲,省政協主席李微微等20位省領導,分赴40個縣進行集中專題調研。這件大事,就是黨中央一再強調的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工作。這次專題調研的目的是“深入貧困地區解決群衆問題”,希望通過“點對點了解基層實情,面對面傾聽群衆呼聲,心貼心幫助化解難題”,以提升精准脫貧質量,進而交好脫貧攻堅的曆史答卷。20位省領導分赴40個貧困縣進行專題調研,就是湖南省著力交好脫貧攻堅曆史答卷的一個縮影。

直面第一線:切實加強扶貧領域作風建設

2018年是打好脫貧攻堅戰的關鍵一年,更是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爲了提升精准扶貧質量,切實提高困難群衆的獲得感、滿意度,湖南省將突出作風建設,直面扶貧領域存在的作風問題,堅持早發現、早治療,確保扶貧領域風清氣正。

一是開展專項治理,壓實攻堅責任。雖然全國上下建立了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脫貧攻堅工作機制,脫貧攻堅也成爲了“一把手”工程,但是在實際工作中,仍存在著工作漂浮、精准扶貧不“精准”的問題。爲此,湖南省將用一年左右時間,在全省範圍內組織開展扶貧領域作風問題專項治理,集中解決“四個意識”不強、責任落實不到位、工作措施不精准、資金管理使用不規範、工作作風不紮實、考核評估不嚴格等突出問題,進一步強化脫貧攻堅一把手責任制,堅持“一把手”抓、抓“一把手”,防止人情扶貧、關系扶貧、數字扶貧等精准扶貧“脫靶”現象的出現。

二是進行實地調研,解決突出問題。最近湖南省20位省領導的集中專題調研,其實只是湖南省爲期半年的“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大調研活動的一個片段。今後,立足交好脫貧攻堅曆史答卷,湖南省還將圍繞脫貧攻堅戰略性、全局性、苗頭性和傾向性問題,深入開展調查研究,積極推動脫貧攻堅政策落實落地落細。對調研中群衆反映的突出問題,將加強分類處置,以切實補齊扶貧領域存在的突出短板。

三是力戒形式主義,建立長效機制。針對扶貧領域中存在的填表扶貧、數字脫貧等突出問題,湖南省將堅持問題導向、靶向治療,進一步減少會議文件,精簡會議活動,減少發文數量,減少檢查考評,切實減輕基層扶貧幹部迎檢、填表負擔;針對挪占扶貧資金等不正之風,一查到底,嚴厲查處“雁過拔毛”、貪汙侵占、行賄受賄、虛報冒領、截留挪用、揮霍浪費、吃拿卡要、優親厚友等突出問題。湖南省在堅持立行立改的同時,還將進一步完善政策措施,加強制度建設,標本兼治構建扶貧領域作風建設長效機制,以推進作風建設常態化制度化。

牽住“牛鼻子”:切實抓好脫貧攻堅重點工作

黨的十八大以來,尤其是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在湖南花垣縣作出“精准扶貧”重要指示以來,湖南省扶貧開發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據統計,湖南省近五年減少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3.43%下降到3.86%,51個貧困縣人均地方財政收入增長47%,9個省級貧困縣已按計劃脫貧摘帽,5個國家級貧困縣正接受國家驗收評估。爲了打贏脫貧攻堅戰,湖南省今後將“牽住牛鼻子”,重點抓好以下工作。

一是抓重點地區。脫貧攻堅進入了決戰期,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湖南省確定深度貧困地區以武陵山片區爲主體區域,突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這個主戰場,綜合考慮貧困發生率、自然條件和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確定保靖、泸溪、古丈、花垣、永順、鳳凰、龍山、桑植、麻陽、通道、城步等11個深度貧困縣,同時,湖南省根據貧困發生率在20%以上並綜合考慮經濟發展水平、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能力以及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確定了549個深度貧困村。下一步,湖南省將在全面排查和整改扶貧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的基礎上,精確動態調整貧困人口、農村低保對象和兜底保障對象,全面實施脫貧攻堅“七大行動”,集中力量推動深度貧困地區脫貧。

二是抓重大舉措。深度貧困地區之所以脫貧難,在于當地自然條件惡劣、産業發展落後、人口素質偏低、基礎設施薄弱。爲此,湖南省將從十個方面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支持力度,打出一系列脫貧幫扶“組合拳”:加大財政支持力度,2018年至2019年,省財政每年新增一定投入,用于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加大金融支持力度,針對深度貧困地區制定差異化信貸支持政策;加大項目布局傾斜力度,公益性基礎設施、社會事業領域重大工程建設項目以及能源、交通等重大投資項目優先安排深度貧困地區;加大土地政策支持力度,新增建設用地指標優先保障深度貧困縣發展用地需要;加大易地扶貧搬遷實施力度,重點考慮深度貧困地區的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加大扶貧産業培育力度,堅持“四跟四走”産業扶貧路子;加大生態扶貧支持力度,每年新增生態護林員指標的1/3安排到深度貧困縣;加大幹部人才支持力度,鼓勵和引導各方面人才向深度貧困縣基層一線流動;加大駐村幫扶和結對幫扶力度,新一輪省市駐村幫扶工作隊的安排要向深度貧困村傾斜;加大省內經濟發達7個市對口幫扶自治州7個縣的力度,新增長沙市雨花區、芙蓉區、天心區、開福區分別與桑植、麻陽、通道、城步開展攜手奔小康行動。組織安排經濟實力好、帶動能力強的企業對口幫扶深度貧困村,實行全覆蓋。

三是抓重點項目。衆所周知,基礎設施薄弱制約了深度貧困地區的發展,也增加了脫貧難度。爲了推動深度貧困地區切實脫貧,湖南省將抓好一批重點項目,推動貧困地區永久、持續脫貧。比如,抓危房改造。2018年將實施差異化補助政策,確保完成15萬戶以上農村4類重點對象危房改造任務,18個計劃脫貧摘帽縣全部完成危房改造任務。又比如,抓基礎設施建設。2018年將完成120萬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安全飲水提升工程任務,在2000個左右有條件的貧困村建設光伏發電站,11個深度貧困縣的建制村和549個深度貧困村光纖網絡通達率超過98%、4G網絡有效覆蓋率超過99%等。

奏響“大合唱”:切實強化脫貧攻堅保障

脫貧攻堅是全黨全社會的責任。奮力奪取精准扶貧精准脫貧的最後勝利,向黨和人民交上一份優異答卷,要提高政治站位,全面加強脫貧攻堅保障,形成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強大合力。

第一,激發脫貧攻堅內生動力。扶貧先扶志。貧困人口脫貧,關鍵在自身。自己不努力,天上掉餡餅也沒用。爲了激發湖南省貧困地區脫貧的內生動力,一方面將加強貧困地區幹部隊伍建設,突出貧困村“兩委”班子建設,組織開展“頭雁培訓計劃”,集中排查整頓軟弱渙散村級黨組織,關心關愛脫貧攻堅一線幹部。另一方面將加強政策引導和教育引導,總結推廣自主脫貧典型,推動移風易俗,發揮村規民約作用,加快補齊貧困群衆“精神短板”;加大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育工作力度,強化能人帶動;加大貧困家庭勞動力技能培訓、實用技術和轉移就業服務力度,提高貧困群衆自我發展能力。

第二,做好脫貧攻堅幫扶拉力。幫助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脫貧,是社會各界義不容辭的責任。爲了形成脫貧攻堅的合力,湖南省將做好三種“幫扶”:一是做好對口幫扶。重點是做好濟南市對口幫扶自治州協調服務工作;繼續組織省內對口幫扶和“攜手奔小康”活動,確保幫扶實效;支持中直單位在湘定點扶貧。二是做好駐村幫扶。爲此,湖南省、市、縣三級實施新一輪爲期3年的駐村幫扶,其中225支省派工作隊全部派往脫貧攻堅難度大的貧困村。突出抓好特色産業發展、落實幫扶舉措、改善基礎設施、倡導鄉風文明、抓好基層黨建等重點工作。三是做好社會幫扶。爲此,湖南省將深化“互聯網+社會扶貧”,加大“中國社會扶貧網”上線工作力度,建設省、縣社會扶貧地方門戶平台,建立健全捐贈榮譽機制,廣泛動員民營企業、社會組織、公民個人參與,在實效和可持續上下功夫,提升社會影響力和公信度。

第三,用好脫貧攻堅外在推力。對此,湖南省將重點做到:一是用好考核指揮棒。在做好督查工作的基礎上,修訂完善脫貧攻堅考核實施細則,整合部門考核,優化第三方評估,充分發揮考核“指揮棒”作用。二是把資金用在刀刃上。加強涉農資金整合,加強項目論證和儲備,防止資金閑置和損失浪費,全面落實扶貧資金項目公告公示制度,加快扶貧資金撥付、使用,深入開展扶貧專項審計和政策跟蹤審計,最大限度發揮扶貧資金的作用。三是打好輿論戰。加大脫貧攻堅政策和成效宣傳力度,總結推廣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先進經驗,防止扶貧政策養懶漢造成“福利陷阱”産生的道德風險。

沒有松柏恒,難得雪中青。我省脫貧攻堅時間表路線圖任務書已繪,只要三湘兒女“撸起袖子加油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就不會有任何一個貧困群衆在小康新篇譜寫中掉隊。

(供稿:省委宣传部 执笔:何紹輝)


■鏈接

武陵山片區爲何被定爲深度貧困地區

我省綜合考慮自然環境、曆史人文、經濟發展基礎等因素,將武陵山片區確定爲全省深度貧困地區主體區域。

從自然環境看,武陵山片區屬海拔較高山區,自然條件差,人均耕地少,自然肥力低,有效灌溉率不足,農業成本較高。

從曆史人文看,我省少數民族地區、革命老區相對封閉落後,文明程度相對較低,陳規陋俗仍然存在,脫貧攻堅形勢比較複雜。

從經濟發展水平看,武陵山片區內的大湘西地區經濟基礎比較薄弱,交通、供水、供電、信息等基礎設施滯後,産業結構單一,政府財力匮乏,自我發展嚴重不足。

從貧困發生率看,武陵山片區貧困人口總數多,因病致貧因病返貧人口多,貧困學生多,殘疾、低保、孤兒等特殊群體多。至2017年底,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貧困發生率爲10.55%,遠高于全省3.86%的貧困發生率。


(責任編輯:admin)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