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智者 >

李琳:調研找准痛點、難點,做真學問需要勇氣

時間:2018-08-24 12:43來源:文史博覽 作者:黄璐 谭洁 點擊:

研究區域經濟學的李琳,關注的焦點是地方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重大的戰略性問題。

在李琳看來,做經濟研究不僅要在學術上有所成就,更要將自己的科研成果很好地轉化,將其服務于地方,推動政府政策的落地。“區域經濟學是一門決策性的科學,應用性很強,與我國改革開放的重大進程聯系緊密。”李琳說。

2013年7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武漢考察時指出,“長江流域要加強合作,發揮內河航運作用,把全流域打造成黃金水道”;2014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首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依托黃金水道,建設長江經濟帶”;2015年3月,“推進長江經濟帶建設”寫進《政府工作報告》。

?? 李琳参与课题调研中

湖南作为一个中部大省,它对接长江经济带的抓手在哪里?切入点哪里?这是李琳一直思考的问题。为此,她深入省内外开展了全面、细致的调研,提出了湖南对接长江经济带区域合作要发展“飞地经济”,形成的调研报告获得了湖湘澳客研究“十大金策”奖。

2017年,李琳關注湖南建設創新型省份,提交的“全面落實創新引領戰略,加快我省創新省份建設”提案被列爲湖南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的一號提案,這個議題也作爲2018年湖南省全國人大代表團的集體提案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

如何更好地找准調研選題、提准建議?李琳有著深刻體會。在她看來,首先要了解政府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大戰略是什麽,其次要結合省情、市情,找准經濟發展中的痛點、難點,最後也是最爲關鍵的,進行紮實的調研和一手問題研究。

对话  “要将战略导向和问题导向相结合”

?  《文史博覽·人物》(以下简称“人物”):作为高校的学者,您是如何把专业特长同政协履职联系?

李琳:高校老師都有做學術科研,都會有自己的科研成果,但是科研成果如何去對接、推動政府的政策去落地,這就要找一個很好的對接點。

作爲政協委員,我始終把我的本職工作、專業特長和委員履職有機結合,把研究焦點同政府關注的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經濟戰略結合起來,和老百姓關注的訴求結合起來。

?  人物:如何提出高质量的建议?

李琳:首先找准選題。必須要去了解政府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一些重大戰略,圍繞中心工作尋找要解決的主要問題。要關注發展過程中的痛點、難點問題。

第二步,要進行大量的實地調研和大量的一手資料積累,要將戰略導向和問題導向相結合,才能夠提出有操作性的、有創新性的對策建議。

为湖南发展“把脉”  

?  人物:您连续关注湖南创新型省份的建设,结合调研,您认为主要的短板是什么?

李琳:对于湖南省的省情来说,R&D的投入占GDP 的比重还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根据创新型省份的建设规划,到2020年这个比重必须要到2.5%,但是现在湖南最多还不到1.7%。

第二,作爲創新型省份,它的主體是高新技術企業,根據計劃,2020年要求達到4800家,但是現在湖南的數量遠遠不夠。

第三則是創新成果的轉化問題。湖南創新資源在全國來說是有優勢的,比如說專利數在全國算優秀。但問題是,科技成果的轉化有40%是在省外實現的,不是在湖南省內。科技成果轉化推動地方産業化發展,這是湖南的短板。

?  人物:围绕“飞地经济”,您是如何开展调研的?

李琳:2014年,我們去了益陽、常德、嶽陽等地調研,跟地方政府座談,走訪園區,跟企業和老百姓交流,發現普遍對“飛地經濟”並不了解。而我們在江蘇、安徽、四川以及沿海等地調研時發現通過飛地園區的模式帶動區域經濟發展方面,它們有著很好的經驗和理念。

相比之下,湖南在這一塊是明顯滯後的。此後我將調研的成果寫進了調研報告,調研報告作爲民建中央提交中共中央的建議報告的重要支撐,獲得李克強、俞正聲、張高麗三位政治局常委批示。

不久,國家出台了關于長江經濟帶發展綱要,明確提出沿海地區要加強和中部地區、西部地區的合作,鼓勵飛地經濟發展模式。2017年8月,國家發改委聯合其他六部委出台了關于鼓勵發展飛地經濟的相關文件。

如今,飛地經濟模式也被湖南提上議程,湖南後來陸續出台關于飛地經濟發展的11個試點園區,大力推動以飛地園區的方式推動合作發展,赴長三角、珠三角招商。

坚持前沿的学术研究需要勇气  

?  人物:回首您的工作经历,做过的最有勇气的事是什么?

李琳:在學術上的一些比較前沿的探究,包括對産業集群、區域協同發展的研究,都是需要勇氣和堅持的。

比如,我從2000年開始就關注産業集群,現在這已成爲區域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模式和重要公共政策導向,這個研究領域在那時是比較前沿的。我們從多維臨近性的角度研究産業集群的創新,這個研究方向在當時的國內幾乎沒有,能參考的中文文獻很少,一些同行都不太支持和鼓勵。

但我認爲是有研究的學術價值。通過大量的實地調研、連續十年關注這個領域和課題,後來我們做的課題研究列入了教育部的課題、國家社科基金的課題和湖南省重點課題,我覺得這需要一定的勇氣。

?  人物:改革也是需要勇气的,您如何看待?作为一名经济学者,您如何参与其中?

李琳:改革要打破已有利益的格局,需要犧牲,需要勇氣的,需要探索。

作爲學者,需要有前瞻性的眼光,要有預判的能力,通過中國改革開放40年和國外的發展曆程,找到一些經驗和規律,同時要有遠見預判一些風險。

尤其是做經濟學研究,要有一種學術情懷、學術擔當,一定要經世致用。你做的學術成果不能空對空,而時刻關注戰略性的全局問題,更要有前瞻性的視野,爲地方政府的決策提供科學的建議和依據。


(責任編輯:admin)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