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智者 >

“湖南謀士”柳思維

時間:2016-09-02 11:21來源:澳客 作者:黄璐 邓骄旭 點擊:

柳思維很忙。

70歲的他一直沒有停歇。他多年堅持做實地調研,是省內外經濟學教授中少有的堅持中長期在城鄉做一手調研的。他經曆豐富,建诤言,多項調研獲政府層面重視,因此有個頭銜:湖湘謀士。

他從湘西基層走出來。在湘西工作16年的柳思維很單純,“沒有想過調出去”,前8年在機關工作當秘書,後8年在學校從事經濟學教學,一心一意只想著在學科上有所創新和突破。1978年,他和母校中國人民大學的老師取得聯系,以民族地區農村市場研究爲起點,開始了他的經濟學之路。

他抓著“民族地區市場調查”這根繩索,慢慢爬上去,最初形成的下基層做調研的經濟學研究方法,一直延續到現在。

他如今是連任三屆湖南省人民政府參事,是湖南商學院的一塊“金字招牌”,是中南大學的博士生導師,是民盟盟員,是大大小小課題組的組長,是權威的經濟學家、教育工作者和政府智囊。

雖然如今職位和層次變了,但他堅持和關注的方向始終未變——“作爲地方的經濟學者,爲本省的經濟發展提出一些點子、思路、建議,通過實地調查,掌握變化中的情況”。

茅屋、農田、車間、叢林,“湖南謀士”在路上。

湖南謀士”多年堅持一手調研

在很多場合下,您提建議都是說實話、說真話。您的很多調研、建議也都爲政府采納。您如何看待別人稱呼您爲“湖南謀士”?

柳思維:作爲省政府參事,就是要積極當好智囊,這是我的責任和業務,我就是這樣做的。當智囊也好,當謀士也好,不只是給政府唱贊歌,更重要的是在一些關鍵時刻,要提出一些前瞻性的主張,哪怕是領導暫時還不能接受。

比如1996年我第一個提出“建立環洞庭湖經濟區”,盡管這個願望很多年以後才實現,但是我也很高興。1983年,我提出“以張家界爲中心建設湘西風光旅遊帶”,2003年就提出“城鎮合並”,結果去年城鎮改革就是“並大鎮,撤小鎮”——這些都在後來一一實現。

您多年堅持做實地調研已是衆所周知,同時也是經濟學界對您的一致評價。您怎樣看待這種做一手調研的方法和態度?

柳思維:我想,這個評價是跟我在湘西16年的工作經曆有關。1970年8月17號,我大學畢業後第一天到單位報到,第三天,我就陪同當時負責人到永順縣步行調查。當時我們坐拖拉機,走路,吃飯就是吃辣椒,晚上沒地方睡覺就睡到當地小學的課桌上面。當時吃了點苦,但這種吃苦對我這一生非常好。

從70年代參加工作到現在,我一直沒有間斷過這樣的調研。我今年70歲了,3月份我到邵陽洞口、隆回、新邵調查農村電子商務和扶貧情況,4月我到永州、江永調研,與農村裏回鄉做電子商務的打工妹面對面座談。4月我又到安化縣看茶葉基地,到生産車間看生産線。7月,39度高溫的時候,我到桃江縣、南縣農村調查電子商務情況。

您70歲,依舊在夏天最熱的三伏天下鄉調研,很多人要問了:爲什麽不歇一歇?這種一手調研的最大的意義和好處是什麽?

柳思維:大量一手的基礎調研,這是我做研究的一個基礎,也是我做政策建議的基礎。

調查研究對于我來說,是更多了解農村一線情況,避免你瞎說、主觀臆造,這讓我堅持講真話、講實話;第二,有第一手材料,比間接從別人那裏提供的材料更可靠。第三,這個可以檢驗我自己提出的觀點是否和現實相符合,檢測我的經濟學觀察和研究是否方向正確。

“永遠只有逗號,沒有句號”

您現在還在從事教學工作,從您的學生中我們了解到,您是他們認爲“最好的老師”。您給自己上課打幾分?

柳思維:這麽多年,我上過很多課,但現在每一次上課,我都會去重新備課,去搜集最新的素材來說明問題。其實上課就要不賣舊貨、不斷創新。

曆屆學生對我有個評價,他們說不聽我的課是一種遺憾。我很高興聽到這樣的反饋。

我印象最深的是講一些專題講座時,教室裏學生擁擠的情形。比如,有次講座是講美國金融危機,晚上七點上課,學生六點鍾就開始搶位置。我去的時候,整個教室都坐滿了——空的地方全部站滿,門口擠滿,圍得水泄不通,而且是在冬天。看到那個場面是我最高興的。

您現在也一直處于一種不斷接收和學習新東西的狀態中?

柳思維:對,我現在不斷在接受新東西,不斷學習。我對學校裏的一些老師也說:你們要把學習當作一種終身的追求,把科研和學習當作一種生活方式,這樣你才能夠跟上這個時代,才能夠與時俱進。永遠只有逗號,沒有句號。

我現在每天晚上都浏覽網頁,看最新的政治、經濟方面的信息。

您現在的日程安排和工作狀態是怎樣的?

柳思維:我現在每天的工作還不止八個小時,現在工作的概念還是“白+黑”“五+二”,有時候我早上起來寫東西都是三四點鍾,這麽早起來你可能都不能理解。

“一個人做點好事並不難,

難的是一輩子都做好事”

從人大畢業後,您在湘西州呆了16年。無論是在怎樣艱苦的環境下,經曆過很多挫折、不公,您始終保持鬥志,充滿樂觀。您是如何保有這種永遠的樂觀精神?

柳思維:從小,我受老一輩革命家的影響很深。毛主席說:自信人生三百年,會當擊水三千裏。古雲“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幾句話對我影響大,這也是儒家思想中很重要的自強不息。

1983年,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給我評了一個“湘西自治州先進工作者”,獎了我一台收音機,還有一個證書,上面蓋了國徽的印。盡管到現在,這個證書是最小的,但是我十分看重,這是代表國家給我的榮譽,這更加激勵了我,那時我正好三十多歲。

到現在,我科研還沒有中斷,就是這個道理。

您研究經濟、研究貨幣,可以說研究的是“和錢打一輩子的交道”,但您卻說過,覺得很多東西是不能用錢來衡量的?

柳思維:是的。我這一生遇到很多可以發財、晉升、跳槽的機會,但是我都沒有這樣做。我覺得人不是爲了錢而活著。第一,金錢不等于幸福。第二,金錢不等于事業。第三,金錢不等于你的價值追求。

一個人也好,一個單位也好,一個學校也好,總得有一些精神的傳承。我記得毛主席寫過一段話:一個人做點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都做好事,一貫的有益于青年,有益于革命,有益于他人,這才是最難最難的。

這句話我印象很深。我想我就要實踐下這個“最難最難的”。

您每年都堅持看望高中的語文老師李元洛先生,也因感饋一份知遇之恩,您選擇留在湖南商學院從教,至今31年。如今,很多青年老師、學生也都十分感謝您的無私幫助。您身上這份情義,特別有溫度。


柳思維:我把《道德經》裏的一句話當作我的指引: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爲而不爭。我想以自己的行爲,來踐行老子的這句話。在我的思想裏,還是有些東西在支撐我的,這些精神內核一直支撐我走到現在。

(来源:力量湖南 ,2016年9月2日)

(責任編輯:管理員001)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