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智者 >

走進湖湘澳客:長株潭之父張萍

時間:2015-10-03 22:41來源:澳客 作者:李婷 點擊:

 

長株潭經濟一體化,已成爲三湘共識。鮮爲人知的是,“長株潭”的首倡者是87歲的湖南省社科院原副院長、經濟學家張萍。30多年前,他提出打破行政壁壘,將長株潭作爲城市經濟綜合體打造。他的衆多研究和提議,直接影響了湖南省委省政府的決策。

張萍,1928年出生,河北藁城人。1949年于華北大學(今中國人民大學前身)學習結業後南下工作,曾任湖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湖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席團主席,湖南省人民政府科技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國區域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現任湖南兩型社會建設研究中心主任、長株潭城市群研究會名譽會長。除多項科研成果獲獎外,還被授予國家有突出貢獻的專家、湖南省優秀理論工作者、湖南第六屆十大傑出經濟人物特別貢獻獎、“改革開放30年湖南傑出貢獻人物”、“全國離退幹部先進個人”、“文化強省建設有突出貢獻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


【癡?打拼者】

離休不離崗,再坐班20年。

湖南省社科院,87歲的張萍像永不知倦的時鍾。

住同一棟樓的社科院副院長羅波陽,經常看到他周末還往辦公室跑。社科院樓的保安告訴記者:“連中秋、端午這樣的節假日,甚至前兩年的大年初一,張老也步履蹒跚地來上班了。”

靜靜的辦公樓,常常被張萍“承包”。

1996年,張萍辦理了離休。此後至今,他幾乎天天來省社科院坐班。近20年,離休不離崗。4月1日,接受三湘都市報記者采訪時,張萍雙目炯炯、鬥志昂揚:“我還准備幹下去,初步目標是幹到95歲,還能幹更好!說不定能創吉尼斯紀錄呢。”

這是我的追求。他說。1949年8月,張萍從華北大學(今中國人民大學前身)學習結業後,南下到湖南工作,迄今已60余年。張萍自己概括爲“六十年打拼”。

年近九十,他的打拼絲毫沒有放松。2014年,《湖南兩型大典》出版。大典收錄了長株潭獲批國家“兩型社會”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以來的5年間,湖南省生態文明“兩型社會”改革建設的物質、精神、制度成果。全書共300萬字,由張萍策劃、主持完成。“前兩年主要是編大典。影響很大,任務艱巨。不知道改了多少遍了。大年初一加班就是忙大典的事。”

很多年前,張萍就提了個自我要求:一年至少要出一個在全國領先、能進入省委重大決策的理論或實踐研究成果。時至今日,這個自我要求仍未放松,張萍也不曾食言。

發言不用話筒,脫鞋站到椅子上爭論

27歲的晏偉曾供職于省社科院總編室。他告訴記者:“張老就在我旁邊的辦公室。我都吃完午飯回來了,才看見他扶著欄杆慢慢下樓去吃飯。不一會,他又回來了。有時,從他辦公室經過,看到他正伏案而作,特別認真,就好像入定了一樣。”

癡。“鄰居”後生晏偉對張萍如是評價。

看他走路步履蹒跚的樣子,真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可他一聊自己的專業特別是長株潭一體化,就像打了雞血一樣,完全變了個人,來龍去脈、橫向縱向條分縷析,如數家珍。”

《兩型大典》出版暨座談會,張萍是總調度。活動前,他主持召開調度會。晏偉記得:“他思路清晰,很周到,連細節也把握得很好。他不光學術上嚴謹,做事情也直中要害,行雲流水。一點都不像那麽大年紀的人。”

出版暨座談會上,有個細節令晏偉印象很深:“張老不要話筒,我們當時都不知道爲什麽。到他發言就發現,他一聊‘兩型’,一聊長株潭,特有精氣神,中氣十足。因此他不要話筒,怕聲音過大了。”

羅波陽還記得:“張老認准的東西就會據理力爭。離休之前,有時爭論問題,他會把鞋子脫掉,站到椅子上跟你爭。”

不少老人退休後,通過練書法、打太極拳或養花鳥蟲魚愉悅身心。晏偉覺得:“張老不同,他是用事業涵養自己,不光他爲事業付出,事業也成就了他,讓他的精神、身體狀況比實際年齡的要好。”

黃黃綠綠的便簽紙,厚厚的筆記本

記者到訪時,張萍正忙著做《2013-2014長株潭城市群發展報告》,“根據當下需要,主題定位爲兩型社會建設?質量效益可持續發展。”

辦公桌上是一摞摞的資料,書、雜志、報紙等分門別類,裏面夾滿黃黃綠綠的便簽紙,做著筆記。A4紙大小的筆記本有一尺多厚。翻開一看,都是爲了研究做的筆記。

張老告訴記者,做發展報告得先把這兩年的資料、報紙看完,按照新常態與轉型升級、産業結構轉型、創新驅動、綠色發展、城市區域經濟與城市群等分類,再一類一類地閱讀,提煉有價值、有啓示的材料。第三步是反複研讀,形成自己的體系。然後,形成文章架構,再動筆寫。

“我就是這樣來工作的。沒有3個月時間,根本做不到。”這些工作無法假手于人,即使簡單地看材料、分類也需要功底,才能發現問題和有價值的東西。

他告訴記者:“我要對社會有所作爲、貢獻,哪怕只是滄海之中的一粟。畢竟我做到了。”

一個堅持真理的人,誰激勵他60年?

現任湖南省社科院副院長的羅波陽,1983年被張萍從湖南財經學院挑選至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相識30余年,羅波陽對老師、前輩張萍的認知是“一個堅持真理的人”,“只要是他認准的事,就會不斷努力,一直堅持。”

60年打拼不止,拼搏不息。動力何在?

20世紀50年代初,二十出頭的張萍“懷著十分激動的心情”讀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對記者回憶時,他的眼中仍閃著光芒:“主人公保爾那種像燃燒的烈火一樣的革命奮鬥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

保爾那段著名的自白也擊中了年輕的張萍——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每個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爲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爲碌碌無爲而羞愧……

這本書他一讀再讀,深受鼓舞。“我的人生道路和工作年代與保爾大不相同,但他的精神卻永遠激勵著我。我經常想,如果我在臨終時也能夠給自己做出一個沒有虛度年華碌碌無爲的結論,就了無遺憾心滿意足了。”他說,自己的人生價值觀就是不虛度年華。

時間回到1996年5月。68歲的張萍辦完了離休手續。他想,自己在經濟理論教研崗位深入鑽研、艱苦思考近50年,“經曆了兩種不同經濟體制的建立、形成和更替,積累了理論、制度、改革實踐等多方面的知識和經驗,對于社會來說也應算是一種‘財富’。離休只是離開職位,科研的崗位可不能離啊!”

張萍決心沿著已經走過的路走下去。不經意間,他已走過近20年。

【高?前瞻者】

長株潭經濟一體化首倡者

長株潭城市群、長株潭一體化,如今幾乎已是三湘共識,且産生了深遠的影響。而長株潭一體化的首倡者就是張萍。

早在1982年12月,在省政協四屆六次會議上,經濟學家張萍即以提案形式提出,建立長株潭經濟區和將長株潭建設成湖南綜合經濟中心,打破行政壁壘,將長株潭作爲城市經濟綜合體打造。

1984年7月,張萍提出《關于建立長株潭經濟區的方案》。同年11月,省委專門開會,采納了他的建議,議定建立長株潭經濟區規劃辦公室,由張萍主持。

當時,媒體將長株潭冠之以“內陸省第一個省內經濟區”。值得一提的是,“長株潭經濟區”構想的提出,比開發上海浦東的提議要早8年。

羅波陽還記得,1983年前後,張萍帶著大家深入三市主要部門和基層單位調研,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當時,我們自帶臉盆、水桶,坐公交車,住招待所,在株洲、湘潭搞調研。”

然而,出于各種因素的考慮,“長株潭經濟區”計劃被擱置。直到1997年才被重啓。

在這十多年裏,張萍並沒有灰心。羅波陽告訴記者:“張老利用各種場合呼籲、推動。1996年還在株洲開了專門的研討會。他也沒有放棄研究,進一步形成建議和方案。”

2007年,長株潭城市群獲批國家“兩型社會”建設綜合試驗區。2014年,獲批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羅波陽說:“長株潭的綜合競爭力、國際影響力、輻射力如今已有所成,30年前張萍的設想正一步步實現。”

晏偉由衷感慨:“即使很多人不知道張萍與長株潭城市群的淵源,但看著自己的藍圖變成現實,就是人生的最大快樂了。”

80多歲仍關注雲計算

羅波陽說:“張老對研究方向、研究課題的選擇很有前瞻性。上世紀80年代開始,我們跟著他做區域經濟戰略發展規劃。當時的湖南是走在全國前列的。”

在國家提出“西部大開發”以前,1990年5月,他提出湖南西部也稱“西線”開發,得到省政府贊同。同年他深入西線地區實地考察。

1990年10月,张萍提出“湖南与广东建立长期稳定的经济合作关系”,建议在湘南三市建立从沿海到内地的过渡实验区建议被省委、省政府采纳。 在宏观经济研究、市场经济研究等方面,张萍也都有建设性理论和战略性建议。

如今,他仍在關注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羅波陽說:“張老從2009年開始就研究湖南怎麽發展雲計算,提出了對策、建議,並得到時任省委書記周強的肯定性批示。”

羅波陽告訴記者,“兩型大典”、長株潭城市群研究,張萍現在做的事情仍是非常有意義的。“長株潭‘兩型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是國家賦予我們的戰略使命,也是湖南的重大戰略發展機遇。不久前,中央政治局提出在原來‘四化’的基礎上,實現綠色化。實際上是‘五化’。這個87歲的老人,他的研究依然是站在潮頭的。”

2007年,在時任院長朱有志的倡議下,湖南省社科院開展了“呼喚21世紀的張萍”系列活動,希望以此號召科研人員學習張萍,做出有影響力的成果,爲湖南經濟社會的發展、國家的改革建設多做貢獻。

路燈下苦學,站在全球塔尖思考

遲了半步,就會落後于時代。

張萍這樣告訴自己。“不是站在中國,而應站在全球的塔尖考慮問題思考未來,才能提出真正有重大價值的建議,成爲現代澳客。”

羅波陽透露:“張老非常注重基本功,理論功底非常紮實。他也很注重新技術、新知識的學習,可能他現在考慮的是十年、二十年後的發展問題。”

張萍認爲,一個現代經濟學家,必須懂得主流技術的發展規律和發展前景。記者在他的書櫃裏看到一摞厚厚的書,由中國科學院編著出版的《創新2050年:科學技術與中國的未來》,中國科學院戰略研究系列報告。翻開一本,隨處可見紅色筆記、折頁、便簽紙。這些報告他不止讀了一遍。

1980年2月上旬,正值農曆年底。闊別30多年後,張萍帶著妻兒回到故鄉探親。離別時正值盛年的母親已是滿頭白發。他不由自主地跪在老母面前,相對垂淚。

但在拜見久別的父母之後,他就埋頭在狹窄的土坯房裏,邊學習、邊思考、邊寫作,繼續一篇未完成的文章。張萍還記得:“一直到除夕晚上,當我寫完最後一個字時,看了看手表上的指針,已經是22點差2分,我才擱筆,到幼時好友的家裏,喝了幾杯除夕酒。”

在科研道路上,他曾經曆兩次艱辛轉型。

20世紀50年代,因爲工作需要,爲了實現從經濟學“外行”向經濟學家轉型,他用“保爾的精神拼命讀書”。在一年多裏,如饑似渴地精讀了《資本論》等馬恩列斯的所有經濟論著和不少重要的經濟學著作。“讀書筆記寫了厚厚十幾本。當時,用電有困難,晚上十點鍾就把路燈以外的燈都關掉了。炎炎夏夜,我仍在辦公樓的路燈下讀書,一邊讀一邊用手帕擦汗,直到深夜。”

爲了由傳統經濟學家向現代經濟學家轉型,上世紀90年代,張萍深入研究計算機、互聯網和互聯網的産業化,以及它們給經濟發展、軍事領域帶來的變化。2002年,他用三個月集中學習、綜合研究了各個發達國家工業化的曆史、後工業化發展現狀。並在此基礎上,明確提出尚未完成工業化的發展中國家必須走新型工業化道路。

張萍一直記得一句歌詞“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天分是人的智慧,每個人都不一樣。我讀書都是第一名,算得上聰明。可聰明只提供了基礎。人是學而知之,並非生而知之。我整天‘泡’在辦公室,大部分時間是在學習。我又不是領導,沒那麽多工作要做,文件要批,呵呵。”

【簡?淡味者】

面對“婆婆”,感動而愧疚

采訪結束,已是中午。記者提出想去張老的家裏看看。

“當然可以。我就不請你們吃飯了啊,沒准備菜。一般我不請別人,也不接受別人請客。”張老爽直地說著,笑了。

張老的家明亮大方,幾無裝飾,只有一幅《桃花源記》的書法挂在牆上。他說:“我家裏比較簡單,就跟我這個人一樣。”

保姆陳姐在張萍家工作已經三四年。她告訴記者:“爺爺和奶奶人特別好,從來不發脾氣,吃的也沒挑剔。我做什麽,他就吃什麽。在外面遇到什麽好玩的事,爺爺會跟我們講,把我也當家人一樣的。”

這天,像往常一樣,陳姐做了3個菜:清炒南瓜、白菜和蒜苗炒肉。“晚上一般吃中午剩下的一點菜,再補充一個菜。”

張萍的夫人剛好外出了。張老說,自己很感激“婆婆”(老伴)在背後默默地支持。“她也是南下幹部,原來在省委黨校工作,到下面開會,走路掉到池塘裏、被狗咬,都經曆過。那時晚上沒燈,經常趕材料,把眼睛弄壞了。”現在,她只能感受到光亮,看不見形狀。“但她仍然管著全部的家事。有時我在家,想幫她的忙,她不讓我動。兒子和女兒只周日回家吃頓午餐,然後,我們各上各的班。”

很多人勸張萍:你還在幹啊,幹啥呢?還不回家照顧婆婆?

面對這些,他總是任你評說。“我很感動,也很愧疚。沒有這種支持,我要管家事,照顧她,還能幹啥工作呢?”

管不住的腦子,局外人的“笑話”

每天下午5點半下班後,張萍的老伴會到辦公室來。如果天氣好,兩老會一起去烈士公園散步,天氣不好,“我們就在辦公室的樓道裏散步,半個小時,8個來回。”

两人 6点45分左右回到家,看半截湖南新闻联播,再吃晚饭。“过去几十年,我从不看电视剧,晚上都在加班看材料。年纪大了,脑子不行了,80岁以后晚上看两集电视剧,调节一下。”

羅波陽還記得社科院流傳的“笑話”,“大概是1984年吧,電視劇《霍元甲》熱播,大家都追著看。張老不曉得霍元甲是誰,就問別人,大家笑話了好一陣。除了新聞聯播,他對熱播的東西就像個局外人一樣。”

80歲之後,看兩集電視劇的嘗試,給了張萍意外的收獲。“看劇的這兩小時,腦子是真正得到休息了的。我的腦子不聽話,吃飯時在想思考的問題,睡覺也想,散步也想,根本管不住。”張萍說,幾十年了,他都是靠吃安眠藥睡覺。“就吃這東西,一晚上還得醒來好幾回。”

“但現在看電視劇,一下子就轉過來了,這兩小時能真正放松。失眠也有所緩解。”不過,即使看電視,他也不閑著,同時自己做穴位按摩。

淡味人生

張萍一直不記得自己的生日。通常他和老伴兩個人過生日,去吃個涮羊肉火鍋或者快餐。

80歲那年,社科院的領導要給他過生日,張萍先提了3個要求:不請家裏人;自己出錢;不收禮。一共兩桌,他出了1800元錢和兩瓶酒鬼酒。與老伴的鑽石婚紀念日,老兩口偷偷去吃了肯德基,“覺得很幸福”。

靜,靜,靜;淡,淡,淡。

失眠醒來時,他會在心裏一遍遍這樣默念著。

“心靜才能安心。淡味人生,把名利、爭鬥看淡,不要東比西比。淡然,心裏才能平衡。”所以,他與世無爭,一心工作。“我是一根筋、一個魂,就是不虛度年華,對得起社會、人民和自己。我沒個人追求,這就是我的追求。”

張萍是河北藁城人。藁城離三國名將趙子龍的故鄉正定很近。小時候,張萍的夢想是“做個大英雄,成就一番事業”。9歲時,他自己編了6章《小人國的故事》,經常講給同學聽。

後來,熱血少年張萍的追求是成爲一名合格的智囊。如今,早已合格、卓越的他,仍奮鬥在路上。

(本文原题为:曾首倡“长株潭”概念 走近87岁学者张萍的“痴人”之路;原载于《三湘都市报》2015年4月19日)

(責任編輯:admin)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