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智者 >

胡光凡:在不倦的探索中追求真理

時間:2015-12-25 22:19來源:原創 作者:胡光凡 點擊:

在不倦的探索中追求真理

——讀王馳著《探索文集——對文藝與精神文明建設關系的探索》


在文藝界、學術界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的熱潮中,我讀到資深社會科學家王馳的新著《探索文集——對文藝與精神文明建設關系的探索》(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13年9月第一版),深感這是一部既具有理論、文獻價值,又具有現實意義的力作,對于幫助我們加深對習近平重要講話精神的理解很有裨益。掩卷之後,匆匆寫下這篇讀後感。

王馳同志長期在黨的宣傳思想、教育和理論戰線工作,擔任領導職務。他是一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主攻方向是研究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他在87歲高齡之際出版的這套《探索文集》,收錄其發表在各類報刊的論文和在一些重要會議上的講話,共160多篇,洋洋137萬字。文集分三卷,上卷是對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繁榮社會科學事業的探索;中卷是對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學的探索;下卷是對文藝與精神文明建設關系的探索。

翻開下卷,“前言”中的一段話立刻吸引了讀者的眼球:

文學藝術與精神文明的關系極爲密切。如果我們把人類社會精神文明比作一棵巨大的樹,那麽,文藝恰似這棵大樹上的花朵。

文學藝術是人類社會精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類社會精神文明發展的重要體現和標志。自然界的花卉把世界裝點得嬌豔無比,文學藝術則使人類的生活變得多姿多彩。

文明相對于野蠻,而文藝能夠根治野蠻的痼疾。

通觀這卷文集,雖與其他兩卷有聯系,但其主要內容是探討文學藝術與精神文明建設的關系,著眼和著力于宣傳黨的文藝理論、路線、方針和政策,因而具有鮮明的特色。作者言,他在過去幾十年中,曾無數次學習過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每有體會,辄發而爲文”,文集中收錄他在各個時期發表的七篇體會文章,有著不同的主題和內涵,顯示出不同的時代色彩。但有一點是始終不變的,這就是,作者認爲,《講話》是一篇馬克思主義的綱領性文獻,其基本精神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光輝,是照亮我國社會主義文藝前進道路的“不滅的火炬”。在《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理論武器——重讀<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體會之七》中,作者對文學藝術與社會精神文明的關系作了精辟的論述:“精神産品是人類精神生産的各種成品的總和,它大體上包括自然科學産品、社會科學産品、文學藝術産品三大類型。自然科學産品是人類認識自然、改造自然的理論結晶;社會科學産品是人類對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各種關系及其規律的研究成果;文學藝術産品是人類用以表現社會生活、表達感情和理想的特殊精神産品。”作者認爲,這三類精神産品在人類精神生活中起著各自不同的作用,都是社會精神文明建設所不可或缺的。但是,文學藝術産品卻“備受青睐”,因爲它們“具有移風易俗、陶冶性情的特殊功能”。在我國改革開放的條件下,人們對文藝的需要越來越強烈,“它的生産和接受不僅直接體現著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發展的狀況,而且對淨化和提升人們的精神境界,推動社會精神文明的發展具有重要的作用。”

文集對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一系列帶根本性的理論問題和實踐問題,都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作了充分的探討。諸如社會主義文藝的性質和功能;

社會生活是文藝創作的唯一源泉;文藝家要做“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必須長期地無條件地深入生活,與人民群衆打成一片,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文學藝術是黨的事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黨必須遵循文藝規律,切實加強對文藝事業的領導,堅定不移地貫徹文藝爲人民服務、爲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實行“百花齊放、百家事鳴”的方針……等等。

作者在論述這些問題時,理論思維和方法論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曆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緊密聯系文藝現實,對具體問題進行深入淺出的具體分析論證,因而許多文章既有理論上的深度,又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尤爲可貴的是,作者能堅定地站在黨性和人民性統一的原則立場,堅持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批判精神,贊成什麽,反對什麽,旗幟鮮明,從不隱瞞自己的觀點,表現了一位真正理論家的勇氣、正氣和骨氣。粉碎“四人幫”以後,爲了撥亂反正,正本清源,使黨的文藝理論、路線回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軌道上來,作者寫出了一系列文章,以毛澤東文藝思想、鄧小平文藝理論爲武器,對“四人幫”的極左謬論進行了有力的批判,積極響應和倡導解放思想,繁榮創作,開創新時期社會主義文藝事業發展的新局面,在湖南省文藝界産生了重要影響。

作者這種激濁揚清的辯證批判精神一直延續到改革開放以後,貫串在他整個的筆耕生涯中。寫于1987年的《不滅的火炬——重讀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體會之六》一文,對當時在資産階級自由化思潮影響下,文藝界一度出現的全盤否定毛澤東文藝思想、背離《講話》基本原則的種種“奇談怪論”,作者進行了毫不容情的批駁。有的“新潮”文論否定《講話》關于社會生活是文學藝術的“唯一源泉”的論斷,認爲強調生活是文藝的源泉,就是“否定作家的主體性和創作個性”,是一種“機械唯物論”;他們主張文藝創作要“背對現實,面向自我”,坐在象牙塔裏去“尋找自我”。作者對這種錯誤觀點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批駁。作者寫道:“按照馬克思主義存在決定意識的原理,客觀世界是第一性的,作家的主觀世界、‘心靈’是第二性的。文藝作品應當表現作家的主觀世界,但它不是文藝的真正源泉,真正的源泉是社會生活。離開了社會生活,不僅文藝創作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就是作家的自我也會變得一片空虛。”這種論辨有理有據,發人深省,至今仍不失其現實意義。

總之,《探索文集》堅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爲指導,力求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幫助讀者加深對文學藝術與精神文明建設關系的認識,深化對社會主義文藝理論的理解。作者視野開闊,話題涉及的文藝門類十分廣泛,涵蓋文學、戲劇、電影、美術、文藝批評、文學研究以及圖書、群衆文化等諸多領域。許多篇章行文流暢,語言平易樸實而又不乏文彩,從容不迫,娓娓道來,從不故作高深,玩弄堆砌名詞概念的遊戲。因爲作者意在弘揚主流價值,凝聚正能量,爲繁榮社會主義文藝創作和

文藝事業鼓與呼,靠真理吃飯,靠實事求是吃飯,而不靠歪理和嚇人吃飯!它充分表現了作者數十年如一日,以堅強的黨性原則,在不倦的探索中孜孜追求真理的恒久定力和執著精神。這既是一種崇高的社會責任感,也是一種可貴的學術操守,很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作者:胡光凡,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省社科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admin)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