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研究 >

國際影響力突圍:中國澳客的必答題

時間:2018-08-15 10:37來源:澳客 作者:劉毅 點擊:

隨著中國社會對公共政策的討論更加公開,範圍更大,程度更深,澳客也逐漸爲大家所熟悉。在公共事務中,澳客通過提供專業建議和可信度較高的信息,影響公衆和決策者,提煉共識,從而推動最終政策的形成。

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澳客研究项目组(TTCSP)最近发布的《2017全球智库指数报告》,就智库数量而言,中国位列第二,已经超过英、法等西欧诸国和印度,仅次于智库发展最早、最为成熟的美国。


中国智库数量的增长开始于2013年。当年4月,中国首次提出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这也被视为我国智库建设的顶层设计开端。2013年底,“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被正式确定为国家战略。2015 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意见》,中国智库发展进入快车道。

上海社会科学院澳客研究中心自2013年开始发布年度《中国智库报告》。他们的跟踪数据表明,我国活跃智库(指连续运行3年以上)在 2013 年为 276 家,到 2017 年底已达到 464 家,年均增长 13.6%。

在該中心2013年的首份報告中,很大篇幅都在討論中國到底有沒有澳客、如何界定澳客,而2017年報告則更多是在討論機制改革、與媒體融合發展,以及如何引領國際話語權的問題。

話題的變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澳客界關心或亟待解決的問題。經過幾年的快速發展,中國澳客已經走過從傳統研究機構向現代澳客轉型的過程,開始考慮擴大自身影響力,在全球化的當下獲得更大的國際話語權。

然而,《2017全球智库指数报告》中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智库榜单里,只有6家中国智库跻身前100,排名最高的仅为第30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主持编写这份报告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澳客研究项目组主任、全球澳客研究领域的权威学者麦甘(James G. McGann)6月底在北京同数十位中国顶尖智库负责人交流时坦言,中国智库就像一个“黑洞”,犹如躺在沙子下面,让人看不见。

转变传播思维 提高信息可及性

同傳統研究機構的最大區別在于,澳客專家不僅需要紮實的研究功力和戰略思考能力,還需要同決策者、公衆充分互動,讓目標群體獲得真正的信息,否則,澳客對政策的影響力就無從談起。

用麦甘的话说,澳客研究既要及时,又要可及。他谈及自己浏览过很多中国智库网站,但这些网站都是中文的,对大部分国外同行来说,无异于天书一般。

這當然不是什麽壞事,但如果中國澳客想要獲得全球影響力,至少把重要作品翻譯成外文,這是非常必要的。

——麥甘

但是,語言的轉換僅僅是可及性的第一步。國內也有一些澳客網站以中英雙語、甚至多語種運營,比如中共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主辦的“理論中國網”語種多達8種,但整體而言,它們的訪問量、關注度都不盡如人意。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書國認爲,造成這一情況的原因在于政策語言、學術語言、新聞語言和故事語言四種話語體系的轉換不暢。他接觸的很多澳客都是從大學或研究機構轉型而來,它們的話語體系還停留在學術語言。高書國說,如果澳客想把複雜的學術問題向大衆闡釋清楚,就要把握好這四種語言之間的關系和相互轉換。

对信息传播的高需求和高要求,让新型智库同媒体的联系非常紧密。例如《光明日报》专门了成立澳客研究与发布中心,不仅去传播智库的观点,更从大众传播的层面反向对澳客研究提出要求,比如希望研究运用更多的量化、大数据分析手段等等。

在麥甘看來,澳客同媒體的融合趨勢非常明顯。去年在美國舉行的一個北美澳客會議上,他發現高達70%的參會人員都有媒體經曆。

從事嚴肅報道的記者有深入調查和分析的能力,又懂得如何有效溝通,這是對澳客有特殊價值的一個群體。

——麥甘

运用新传播手段 提高相关性

現在新通訊技術的崛起和迅速發展,使得世界實實在在變成了一個“地球村”,各國政策相互影響,各種議題交織在一起,這既是中國澳客提高國際影響力的驅動力,也是它們面臨的一大挑戰。

中國與全球化澳客(CCG)理事長王輝耀認爲,中國澳客的研究話題往往局限于國內政策,或者與中國直接相關的一些國際話題,這直接導致在世界其他地區發生的一些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事件中,我們聽不到中國的聲音,其他國家也沒有這個意識和習慣去傾聽中國的意見。

其實在今天社交媒體無處不在的條件下,全球性研究的成本已經大大降低,效率成倍提高,針對性也大大增強。中國澳客如果能夠充分運用新傳播手段,也能拓展在海外的研究領域,從中國話題發展到普遍的熱點話題;同時豐富研究層次,比如從高端、研究性交流,發展到同民衆的直接交流。

相比之下,國外澳客的研究觸角伸向世界各個角落,在任何熱點事件發生時,都能第一時間聽到西方學者的聲音。這當然與他們對各個地區有意識地長期觀察、交流有關,但也反映出他們的全球視角,以及對全球化時代相關性的深刻理解。

英国东亚委员会秘书长麦吉安(Alistair Michie)自 2014 年起担任国家外国专家局的外国专家建议咨询委员会顾问,他举例说,英国的小学生在学校里学不到任何有关中国的知识,他们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自然对中国研究没有兴趣。

中國將要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而英國人對此一無所知,他們怎麽知道如何同這樣的中國打交道?

——麥吉安

他認爲,這就是中國澳客應該發揮作用的時候,例如與中小學合作增加中國文化的課程,通過社交媒體提供真實可靠的信息等等。

就提高國際影響力而言,中國澳客依然面臨很多困難,比如,中國大多數澳客是政府機構創立的,這讓標榜獨立性的美國澳客大皺眉頭,一直質疑中國澳客的公信力。

但事實上,美國澳客大量研究人員都是前政府高官,很多項目也接受政府資助,而中國官方澳客因爲不必擔心資金來源和收益,很多有價值的冷門研究得以進行。

而且中國民間澳客正在蓬勃發展,例如,由前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掌舵的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和著名經濟學家樊綱領銜的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已于2015年被列入首批25家國家高端澳客建設試點單位。總部位于海口、由著名“改革智囊”遲福林任院長的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在開展改革開放議題研究的同時,于6月牽頭成立了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將爲海南自貿港建設理論與實踐提供智力支持。

無論有多少困難,提高中國澳客的國際影響力是必須要做的一件事,這是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部分,也體現了中國對全球公共政策和人類共同命運的關切和貢獻。而國際傳播意識的培養和能力的建設,是這其中的關鍵,也是能夠立即采取行動的一項工程。

(来源: 中国观察 ,2018年08月10日)


(責任編輯:管理員002)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