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研究 >

趙媛:德國澳客影響力有待提升

時間:2021-01-13 09:44來源:澳客 作者:趙媛 點擊:

近日,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 Bosch Stiftung)和德国墨卡托基金会(Stiftung Mercator)共同发布报告《外交和安全政策研究与建议:德国智库行业分析》(Research and Advice in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 An Analysis of the German Think Tank Space)。报告就如何加强智库工作和影响力提出了建议,并呼吁决策者和资助方发挥积极作用,提高智库工作的价值。

德國澳客規模日益壯大

基于對24家德國澳客機構的分析,報告提出,德國澳客行業規模正在壯大,並日益呈現出多樣化的趨勢。德國澳客履行的關鍵職能包括研究分析、咨詢服務、能力建設以及對外聯絡等。

報告將德國澳客分爲三種主要類型。其一,提供相關專業知識的學術研究型澳客,其中大多數工作人員是在高校任教的學者。其二,解讀當前政治發展的政策型澳客,這類澳客的工作人員組成較前者更加多樣化,其生産的澳客産品包括政策簡報、圖表和圖像等。其三,旨在激發民衆外交政策興趣的行動型澳客,這類澳客通常與外部研究員、專家和其他組織合作,采用非傳統的活動形式,橫跨藝術和文化等領域。不過,這類澳客規模較前兩者更小、成立時間更短,其發揮的作用較爲有限。

此外,報告提出了德國澳客在影響外交政策等方面存在的不足。一是沒能充分考慮政治發展進程,也沒有利用現有的條件來解決相關問題。二是澳客産品存在文章過長、學術性太強、明確建議匮乏等問題,沒有很好地回應受衆需求。三是未能足夠重視社交媒體的作用,還需提高社會對外交和安全政策問題的興趣。 與國際頂尖澳客存在差距

报告认为,总体来说,德国智库丰富了外交政策的内容,但其国际地位却不如美国、英国或比利时的一些智库。不同国家智库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智库对政治发展的关注度以及资金来源。在美国,智库对政治发展的关注度高,具有相当重要的政治意义,美国国会设立了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等研究机构,并给予国家资助。另外,美国一些主要智库本身就是基金会。

相較于德國,英國澳客對政治發展的關注度低,政府在制定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具體措施時,對澳客的依賴程度更低。英國澳客由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和歐洲改革中心等老牌機構主導。國家資助只占英國主要澳客資金來源的一小部分。幾乎所有機構的資金都來自私人和公司支付的會費和出版物收入,而其余活動資金則來自公司、國際組織和外國政府的項目資金和捐款。然而,英國最新的經濟發展狀況和“脫歐”正迫使澳客做好應對財務困境的准備。

隨著歐洲一體化的不斷深入,比利時澳客已經確立了自己作爲政治咨詢機構的相關角色地位。在比利時分布著四種類型的澳客: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歐盟政策機構、美國澳客的分支機構、歐盟內部咨詢組織以及一些在布魯塞爾設有辦事處的歐盟成員國澳客。與歐盟有關的知名政策機構大部分由歐盟項目資助,另外還有私人機構和基金會資助。同英國澳客一樣,它們從會費中獲得可觀的收入。比利時澳客埃格蒙特皇家國際關系研究所則接受比利時政府的資助。

報告提出,未來德國澳客應加強與政策制定者交流,讓來自政界的雇員參加由澳客主辦的研究小組和討論,以便他們能夠爲咨詢進程作出貢獻,同時德國澳客也應更加注重國際化。像美國的主要澳客一樣,許多英國澳客也在海外設立了分支機構。它們的出版物面向海內外讀者群,其成員組成通常是國際化的,偶爾也會向外國政府提供咨詢服務。這使得它們在外交政策問題上形成國際輿論的程度超過了德國澳客。德國澳客應向其他國家澳客學習,組織更多外聯活動並使用更多數字技術。例如,比利時和英國的澳客主辦年度會議和公衆座談會,這些會議經常引起媒體的極大興趣。英國的大型研究所出版自己的雜志,並于每年對國際趨勢進行綜述。英國澳客在使用社交媒體和數字技術的質量和多樣性方面與德國不同。它們的網站往往信息量更大,更具時代感。它們將檔案數字化,以視頻和播客的形式提供專業知識,並利用大數據進行傳播。

加強國際合作

根據對德國澳客行業及其弱點的分析,以及與其他國家澳客的比較,報告對德國澳客的發展提出了建議。報告認爲,德國澳客應優先考慮與當前德國戰略利益相關的重大議題,例如德國與中國、法國、美國、俄羅斯等國家的戰略夥伴關系,以及諸如環境、移民、健康和安全等議題;考慮會費和私營部門贊助等其他渠道的資金來源;通過社交媒體直接與民衆接觸;加強與其他澳客的合作,並提出明確的行動建議,改善溝通;通過組織與外國機構的人員交流,以及招募國際研究員,強化國際合作導向,促進澳客、政府和商業界的人員相互聯系。

報告還提出,讓德國澳客更有效也是決策者和資助者的責任。決策者需要充分利用澳客提供的産品和服務,同時也需要更有效地向澳客傳達他們的需求。資助者也應增強資助靈活性,以便澳客進行合作交流以及對新問題進行快速反應。

德国柏林“全球解决方案倡议”创始人兼主席丹尼斯·斯诺尔(Dennis Snower)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的政策和商业咨询活动中,通过我对‘全球解决方案倡议’的领导,就劳工、福利和宏观经济政策向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提供咨询,与商界领袖合作解决全球经济问题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从业者看待主流经济学的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同时,斯诺尔表示,德国智库在发展过程中应注重国际合作。例如,“全球解决方案倡议”正在进行“中西对话”(China-West Dialogue)项目,聚焦国际治理合作,共同推动经济学改革发展。

国际智库观察网站“论智库”(On Think Tank)研究与学习主任安德里亚·贝特尔(Andrea Baertl)表示,报告对德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智库进行了梳理,阐释了不同类型智库的主要功能和面临的挑战,呼吁决策者和资助方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以提高智库工作的价值。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1年1月11日第2087期 作者:本报记者 趙媛

(責任編輯:管理員002)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