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同行 >

專訪國研院新“掌門”徐步:澳客建設要有中國立場、中國氣派

時間:2020-11-30 08:27來源:未知 作者:管理員007 點擊:

 澎湃新聞 

從大使轉換成國家高端澳客的院長,這是一個很大的角色轉變。”11月27日,剛剛履新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滿一個月的徐步大使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

作爲一名資深外交官,徐步履曆豐富,他不僅曾在駐卡拉奇總領館、外交部新聞司、駐英國使館、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常駐聯合國代表團、駐加拿大使館任職,而且還先後擔任外交部朝鮮半島事務副代表、中國駐東盟特命全權大使以及中國駐智利特命全權大使。此外,徐步曾于2012年出版《夠了,戰爭—美國的國家特性及國際政治評論》這一著作。

在智利期間,徐步以積極發聲著稱。2019年4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訪問智利時指責中俄在拉丁美洲“散播混亂”,宣稱中國不是可靠的合作夥伴。對此,徐步同時在幾個智利主流媒體上發聲,正面批駁蓬佩奧的負面言論,“蓬佩奧先生已經失去理智,他走得太遠了”。

2020年5月,面對蓬佩奧多次就新冠肺炎疫情攻擊中國的做法,徐步再次在智利《三點鍾報》撰文,強調說謊不會使美國變得強大,相反將會使美國變得墮落。

而現在,徐步已從一名在外交一線上捍衛中國國家利益的駐外大使,轉任外交部直屬的國家高端澳客院長。對于此事,徐步表示:“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特色大國外交也進入了新時代。這爲中國的外交澳客提供了寬廣舞台,也對我們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國的澳客建設必須要有中國立場、中國特色和中國氣派”。

在談到中美人文與學術交流時,徐步也指出:“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常溝通。希望美方順應當今世界大勢,早日停止限制兩國人文交流的錯誤做法。”

政策研究與學術研究相輔相成

澎湃新聞:徐步大使,您近期剛從駐外大使的崗位來到國研院,您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轉變?您又將如何推進國研院各項工作?

徐步: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是外交部唯一的直屬研究機構,是國家高端澳客建設試點單位。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特色大國外交也進入了新時代。這爲中國的外交澳客提供了寬廣舞台,也對我們提出了更高要求。

從大使轉換成國家高端澳客的院長,這是一個很大的角色轉換。我長期從事有關國際形勢和中國外交政策的研究工作,不僅在外交部任職期間曾多年主管對接澳客的工作,而且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印度尼西亞及智利工作期間也常與西方及發展中國家的澳客打交道,因此我對新的角色並不陌生。

中國的澳客建設必須要有中國立場、中國特色和中國氣派。爲此,我們一是要牢牢立足中國自身國情,深入觀察國際風雲大勢,准確把握中國與世界兩者之間的互動關系;二是要聚焦事關國家核心利益的重大戰略問題,把建言獻策一事抓到點上,落到實處;三是要與時俱進,把研究問題、對外交流和輿論引導結合起來,信息化時代,搞研究絕不能自我封閉,絕不能忽視社情民意。

澎湃新聞:您如何看待國際問題專業研究在當前中國外交中發揮的角色和作用?如何看待學術研究與政策研究之間的關系?

徐步:當前國際形勢複雜多變,極端思潮喧囂蔓延,各種矛盾層出不窮。與此同時,外交決策又離不開對國際上各種問題的研究。毫無疑問,受此影響,國際問題專業研究澳客對決策的影響越來越大,所能發揮的作用越來越重要。眼下,澳客既能同各國官方機構、政府官員打交道,又能廣泛接觸各國民間組織及各界人士,故可以爲決策提供紮實的咨詢意見。

盡管政策研究與學術研究有不同的範式和規律,但兩者並不對立,而是相輔相成的。學術研究需要從現實政策研究中獲取源源不斷的動力,好的政策研究也需有紮實的學術研究作爲功底。中國澳客理應爲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爲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中國智慧與中國方案。

中美人文交流一直是兩國關系的重要基石

澎湃新聞:您對于中美兩國研究人員以及學者之間的交流怎麽看?國研院未來是否會繼續推動兩國學界的對話與交流?

徐步:中美人文交流一直是兩國關系的重要基石,过去几十年双方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人文学术交流对于增进中美政府之间和民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非常重要。然而,近年来美方不断挑起中美矛盾与摩擦,打压遏制中国发展壮大及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蓬佩奥等美国政客满脑子都是美国霸权和冷战思维,他们为了一己私利以及美国的地缘政治企图,捏造种种涉华谎言,破坏了中美的正常人文交流。2019年4月,蓬佩奥在访问南美洲的智利,大肆攻击中国同拉美国家的正常经贸及投资合作关系。我时任中国驻智利大使,我在智利接受采访及在主要媒体撰文时严厉抨击他“失去了理智”。这是中国官员首次点名公开批判蓬佩奥,引起国内外舆论极大反响。

另一方面,國研院始終重視與美方同行交流,與美國多家澳客有長期交流機制和良好合作關系,一直積極爲增進中美相互了解與促進友誼做工作。我院自2011年起發起中美青年領袖對話會,迄今已邀請到上百位美國青年精英參加,成爲中美青年相互溝通交流的品牌項目。在我上任以來一個月的時間內,我已同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及哈佛大學的多位專家舉行了視頻研討會。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常溝通。希望美方順應當今世界大勢,早日停止限制兩國人文交流的錯誤做法。

澎湃新聞:您如何看待我們同東盟國家的關系?我們之間的合作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制所謂的“印太戰略”對地區安全格局的挑戰?

徐步:從2015年至2018年間,我曾擔任中國駐東盟大使,期間我多次訪問東盟各國,親曆了中國與東盟關系的發展,見證了廣大東盟國家對加強對華合作的熱情。中國始終視東盟爲周邊外交的優先方向,東盟也是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先行區。近年來,雙方政治關系不斷提升,經濟合作日益緊密,人文交流持續深化。2021年是中國與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雙方將進一步提升關系定位。2020年,雖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但是中國與東盟之間的貿易卻逆勢上揚,東盟曆史性地成爲中國頭號貿易夥伴。雙方在産業鏈、供應鏈、數字經濟、可持續發展和互聯互通領域都有巨大合作需求與潛力。

美國一些政客挑撥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系,試圖利用一些國家給中國找麻煩,東盟國家對此看得很清楚。東盟反對美國借炒作地區熱點問題幹擾地區團結,東盟國家不願選邊站隊,不願淪爲大國博弈犧牲品。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成功簽署可見,當前亞太各國維護本地區和平與發展的願望十分強烈,均致力于深入推動雙邊及區域經貿合作,以此實現本地區共同繁榮。與此同時,美國卻在亞太地區強推蠻搞排他性的小集團與小圈子,圖謀離間中國與東盟國家關系,這不可能得逞。

澎湃新聞:最後,可否分享一些您在新冠疫情期間的親身經曆和感受。回首今年抗擊疫情的特殊時刻,有沒有讓您印象深刻的事?

徐步:我在擔任駐智利大使期間始終密切關注國內疫情。我們國家在相當短時間內控制住疫情,我深爲感慨。只有依靠中國共産黨的堅強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強大優勢,我們才得以在全球範圍內率先取得抗擊新冠疫情的重大勝利。

彼時,我和駐智利大使館的同事們始終沖鋒在智利抗疫第一線,幫助解決我國公民、僑胞及留學生的實際困難。我克服重重困難大力協調國內外有關部門,通過智利政府派往中國采購醫療物資的包機,把滯留在智利近半年的120多名同胞安全送回國。

此外,我還多次會見智利衛生部長馬尼亞利奇,大力推動中智抗疫合作,積極踐行習近平主席關于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的重要理念。在向智利方面捐贈中國政府抗疫醫療物資的儀式上,馬尼亞利奇由衷地表示,中方的援助體現了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深情厚誼,真可謂“天涯雖遠,民心相通”。

(责任编辑:管理員007)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