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成果 >

《美國貿易逆差研究》出版

時間:2018-06-04 08:17來源:未知 作者:管理員007 點擊:

本書是長沙理工大學經管學院副院長、湖南省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重大課題攻關項目首席專家劉建江教授主持完成的國家基金後期項目“美國貿易逆差研究”(14FJL010)的最終成果,由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全書共11章,37.9萬字。

一、主要內容及基本觀點

本書依據國際收支理論、國際分工理論、産業轉移理論、跨期貿易理論等,運用經驗分析、比較分析、計量分析等方法進行研究。主要內容及觀點如下:

第一,剖析美國巨額貿易逆差的成因。通過對多因素的歸整歸類,構建分析逆差成因的整體框架:國際産業轉移與國際分工所導致的各國經濟結構的差異是美國貿易逆差的決定性因素,可以解釋貿易逆差産生的根源;美元特權地位、儲蓄─投資缺口因素、財政赤字、金融發展差異、人口結構變化等可歸之于美國貿易逆差的支撐性因素,由此解釋美國貿易逆差規模;彙率、重商主義、跨國公司內部貿易和統計方法差異等因素可看作政策性因素。

第二,詳解美國貿易逆差對宏觀經濟體系的影響。30余年來,貿易逆差推動美國産業結構的調整與升級,並爲服務業的發展創造了條件,大量廉價商品的進口彌補了國內供給缺口並爲低通脹做出了貢獻,所以宏觀經濟體系中經濟增長、充分就業、通貨膨脹三大目標的實現也並未因貿易逆差而受到太大沖擊,貿易逆差得以長期存在。

第三,分析美國巨額貿易逆差與經濟體系共存的長期微觀基礎。在當前産品內分工模式下,跨國公司布局全球價值鏈的兩端,而把中間加工制造環節轉移給以中國爲代表的亞洲新興經濟體。貿易逆差已不直接反映貿易利益,也不代表一國商品競爭力的下降。決定貿易與經濟增長、貿易與就業、貿易與國際競爭力關系的核心因素是貿易利益。美國名義上是巨額貿易赤字國,而中國是名義上順差國,但貿易差額只是最終産品進出口關系的表象,深層次的利益分布在全球産業鏈條之內,貿易差額與貿易利益脫節,從而一國貿易差額與失業率、經濟增長的聯系已經難以爲傳統理論所解釋。

第四,探討美國貿易逆差的可持續性。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的高負債率及迅速上升的失業率,反映出美國貿易逆差的可持續性面臨挑戰。從美元化、全球産業轉移、人口、消費變動等角度考慮跨期替代因素分析美國貿易逆差的可持續性表明:美國巨額貿易逆差會自動減少。但巨額貿易逆差一直存在的經濟體系之下,市場失去了對美聯儲寬松貨幣政策的約束,資産價格成爲貨幣政策目標,使市場上美元流動性泛濫,虛擬經濟不斷脫離實體經濟膨脹,最終影響到美元的信心,從而會弱化美國巨額貿易逆差長期存在的支撐條件。

第五,提供美國巨額貿易逆差的調整思路。金融危機爆發,顯示了調整美國巨額貿易逆差的必要性與緊迫性。但貿易逆差的調整需要在成本與潛在收益中去權衡,長遠目標也並非完全消除貿易逆差,而是需要設置調整的目標區間。從美國內部來看,需要逐步轉變其債務型經濟發展模式,努力提高國內儲蓄率,穩步推進再工業化戰略與出口倍增計劃,努力維持美元霸權。從外部因素來看,其調整還取決于BWII的進一步完善及各國能否接受美國調整的成本,取決于新一輪全球産業轉移如何演進,美、歐再工業化戰略能否順利實施,也取決于以中國爲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生産方式、消費方式的改變、城市化建設的推進及産業轉型與升級的成功。

二、創新及學術價值

第一,對各種影響美國貿易逆差的因素按照主次、供求、長期與短期、內因與外因等角度進行歸整歸類,依據貿易差額的成因、規模與長期存在性三個遞進層次進行多因素綜合性分析,將産業轉移、産品內分工、全球價值鏈與“金融-制造”國際分工等要項結合起來,共同構成了美國貿易逆差成因的結構分析,厘清多要素之間的內在聯系,爲探討全球經濟失衡問題提供了綜合性思路。

第二,對傳統主流經濟學觀點進行反思,指出並論證全球化、産品內分工、全球價值鏈生産趨勢之下,貿易差額與一國經濟增長、失業率的聯系逐步淡化,貿易差額與一國商品競爭力、貿易利益逐步脫節。提出並界定了名義順差(逆差)、福利順差(逆差),這爲當前分析貿易逆差與宏觀經濟體系的關系提供了新思路。

第三,從貿易與金融結合的視角分析了本次金融危機爆發的成因。在經常項目巨額逆差常態化與低通脹常態化的背景下,巨大資金缺口,需要美國努力保持美元資産的高收益率以吸引海外美元資金回流。于是寬松的貨幣政策與赤字財政政策、金融管制放松與金融創新成爲內在需要,這進一步助長虛擬經濟膨脹與逆差的增長,並不斷超越實體經濟所能支撐的臨界點,最終釀就金融危機。

第四,界定美國貿易逆差的持續性及可持續性。分析美國貿易逆差調整的成本與調整的目標區間,進一步深化了跨期貿易理論在美國貿易中的應用研究。闡述了以中國爲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長模式調整、生産方式、消費方式的改變、城市化建設的推進及産業結構調整升級對美國貿易逆差調整的重要作用,並由此指出美國再工業化的重要戰略意義,新常態下中國推進産業結構轉型升級、擴大內需、逐步實現貿易平衡的重要意義。

四、社會影響及社會效益

第一,第九屆在中國世界經濟學會研討會大會上做特別發言,提出了關于美國貿易逆差“三位一體”的分析框架受到了學者們的肯定,所提出的美國貿易逆差與經濟增長、失業率、貿易利益脫節的觀點,也引起了學者們的關注。

第二,成果得到國家基金資助,包含了42篇已公開發表的論文成果。本書以2011年度博士後出站報告爲基礎,是國家社科基金同名後期資助項目(14FJL010)的最終成果。多數章節內容已在《經濟學(季刊)》、《管理世界》、《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等發表,總計42篇。其中在《國際貿易問題》發表8篇,其中:《産品內分工視角下中美貿易失衡中的貿易利益研究》被引58次;《中美服務貿易國際競爭力比較研究》被引52次;《透視美國巨額貿易逆差與經濟增長並存的合理性》被引47次;《貿易逆差是否削弱了一國國際競爭力:美國經驗》被引13次,獲第十屆湖南省優秀自科論文二等獎。另外,《美國再工業化對我國制造業發展的負面影響研究》(《國際商務》2012.4)被引80次;《企業所有權、貿易組織結構與中美貿易失衡》(《經濟學(季刊)》2010.1》被引17次;《對外開放、貿易商品結構與中國城鄉收入差距》(《中國軟科學》2011.6)被引63次。階段性成果:“關于推進我省開放型經濟發展補短板創優勢的建議”獲省部級領導批示。

第三,负责人及成员组主持相关国家基金5项。负责人获批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影响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机理及对策研究”(17JZD022);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高房价抑制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机理及对策研究”(17BJL006)。成员组主持了国家社科基金 “依托国际生产组织推进我国对外投资战略与政策研究”;“贸易促使我国地区差距扩大的机理与协调区域发展的对策研究”;““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国家形象构建研究”。

(责任编辑:管理員007)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