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爲首頁 設爲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爭鳴 >

蔡潔:農地確權真的可以促進農戶農地流轉嗎

時間:2017-06-26 20:51來源:澳客 作者:蔡潔 點擊: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政府不斷賦予和強化農民的土地權利,從1978年12月~1983年10月,我國就建立起統一經營與分散經營相結合?以家庭承包爲主要形式的聯産承包責任制,幾乎所有的農戶都采用了這一農作制度[1]?隨後,圍繞農地使用權期限,經曆了1984年中央1號文件規定的15年承包期?1993年中央11號文件中規定的30年承包期和2008年十七屆三中全會規定的土地承包長久不變三個階段;圍繞農地調整,實行了"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以及在特殊情況下可以進行有限的小調整的農地調整政策;以上變革的目的是爲了提高農戶對土地投資的長遠預期,形成有助于農戶進行持續性農業生産經營的政策與制度基礎?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工業化?城鎮化快速發展以及城鄉收入差距逐步拉大,農戶分化日趨明顯,農業發展進程及其生産要素組合形態發生了巨大變化,尤其是現代農業發展要求以及農地市場供需結構狀況,促發了農地産權結構由所有權與承包經營權的"兩權分置"演化爲集體所有權?農戶承包權?農地經營權的"三權分置"?在土地權利束逐步細分以及産權市場化過程中,爲了保護農戶農地産權不受侵害,從1997年開始,中央政府就多次提出向農戶頒發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2013年中央1號文件進一步明確用5年時間基本完成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工作?毫無疑問,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頒證,爲"三權分置"下農戶承包權?農地經營權的市場化改革奠定了有效的制度基礎?

農地産權關系不斷改革以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頒證,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政府在農業發展方面的重點工作,也是現階段實施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重要舉措[2]?其目的是寄希望通過産權明晰化,豐富農戶産權權能,降低農地市場交易成本,進而加速土地流轉並實現地塊合並,有效降低農戶農地分散化?細碎化的小規模經營格局[3,4]?那麽,這種漸進式的改革舉措,是否得到了農戶響應?農地確權頒證究竟對農戶農地流轉有多大的影響?爲弄清這些問題,本文選取了西北地區經濟發展較快?東西差異相對較小的關中-天水經濟區(以下簡稱“關天經濟區”)作爲調研區域,從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和農地流轉率兩個維度,依據Heckman兩步法論證了確權對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農戶農地流轉率的影響?

一、材料與研究方法

1.1數據來源

文中根據各個鄉鎮的經濟發展水平與農業生産情況,在關天經濟區分層隨機抽取10個鄉鎮,所選取的鄉鎮在農地流轉方面存在一定差異,調研地點的選取具有代表性?根據村莊的大小,每個行政村分層隨機選取25-35個農戶,文中所選取的行政村分別是:揉谷鎮光明村?陵東村和陵灣村,大寨鄉官村和黎張溝村,王橋鎮柏章村,安吳鎮劉德村和淡村,藥惠鄉麥張村?東升村和銀王村,通遠鎮仁村,南寨鎮朝陽村和新西村,中灘鎮雷王村?張白村和四合村,汪川鎮萬家莊村以及永清鎮蘇屲村?此次調研共發放問卷700份,收回有效問卷660份?在問卷錄入?生成數據庫後,課題組對數據進行了邏輯檢查和區間檢查,即檢查各問題的選項是否符合邏輯?是否落入合理的數據區間內,同時對部分存在疑問的樣本進行電話回訪,經過整理,刪除含有缺失值的問卷後,共獲取622個有效樣本(表1)?

1.2研究方法

農戶農地流轉具有較強的自主性,而農戶農地流轉率的某些不可觀測原因也會對農戶農地流轉的決策産生影響,如果只用流轉農地的農戶作爲樣本來研究確權和其他變量對農戶農地流轉的影響,將會産生有偏的估計結果?而Heckman[5]的樣本選擇兩步估計模型可以較好的解決這一問題?該方法首先需要構建一個全樣本的Probit方程,通過回歸得到逆米爾斯比率^λ(MillsRatio),其次,將逆米爾斯比率^λ作爲一個選擇性偏差修正項和其他變量一起引入第二階段的回歸方程中?基于Greene[6]和陳強[7]的研究結論和前文的理論分析,文中構建以下模型:

式中:式(1)代表選擇模型,式(2)代表結果方程?Zi爲不可觀測的潛變量,yi爲因變量,Xi?Wi爲兩個自變量的向量,γ?β爲待估計系數,μi和εi爲服從N2(0,0,1,σε,ρ)的殘差項,i表示第i個樣本?

根據樣本選擇模型和結果模型,可以構建以下無條件概率模型:

式(3)-(5)中,Φ1(·)表示標准正態分布函數,Φ2(·)表示累計二元正態分布函數?結合數據的可獲得性和研究目的,文中以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z)和農地流轉率(y)爲可觀測因變量,以農地確權頒證(w1,x1)?信息成本(w2,x2)?談判成本(w3,x3)和執行成本(w4,x4)?(w5,x5)爲核心自變量,戶主的年齡(w6,x6)?戶主年齡的平方(w7,x7)?戶主文化程度(w8,x8)?農業收入的比重(w9,x9)?流轉價格(w10,x10)和非農就業勞動力占家庭勞動力的比重(w11,x11)爲控制變量,爲滿足選擇模型被識別,將區域變量(w12)和家庭地塊數(w13)設爲識別變量?根據(3)-(5)式將本文的實證模型擴展爲:

式中:β0?γ0爲常數項?利用OLS對實證分析模型進行估計,可求得該模型相應的待估計參數及檢驗所需要的統計量?

二、結果與分析

2.1變量設定與描述性統計

參照農戶農地流轉行爲的已有文獻[8-12],考慮到農地確權?農戶農地流轉以及文中的研究目的,結合數據的可獲得性,文中選取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和農地流轉率這兩個指標作爲農戶農地流轉行爲的代理變量;分別考慮農地確權與交易成本對農戶農地流轉行爲的影響?文中將女性勞動力定義爲16-55歲之間的非學生非喪失勞動力女性,男性勞動力定義爲16-60歲之間的非學生非喪失勞動力的男性,身體狀況一般的勞動力按照半勞動力處理,對男整勞?女整勞和半勞分別采用1.0?0.75和0.5的權數加以測算加總[13],按照上述方法分別計算家庭非農就業勞動力數和家庭勞動力數,得出非農就業勞動力比重?

按照科斯等的思路可以將農地流轉的交易成本分爲3個方面:農地流轉雙方搜尋流轉對象和流轉信息的成本?流轉雙方爲確定流轉價格等進行談判並簽訂相關合約的成本?避免機會主義行爲而産生的監督和執行合約所需要的成本,這3方面的交易成本決定了農地流轉中交易成本的高低,影響著農戶農地流轉行爲的決策?文中選取農戶對農地流轉信息了解程度?農地流轉的組織形式?流轉難易程度?合約期限和契約形式表示農地流轉的交易成本?具體變量的含義及描述性統計(表2)?

2.2模型回歸結果分析

(1)核心解釋變量?農地確權頒證與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在5%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負,說明農地確權頒證對農戶參與農地流轉具有抑制作用?這是因爲確權頒證增強了農戶的土地財産權?對于以農爲生的農民來說,土地不只是簡單的經濟要素,而是一種被分化了的人格財産,農地流轉並不是簡單的經濟物品的交易,而是一種基于賦權?情感與權益認知的交易[14]?由于農地具有多功能性,其可替代程度較低,致使農戶對其擁有較高的禀賦效應[12],農地的低可替代性主要表現在農戶對農地難以分割的特殊情結,而這種特殊情結的存在使得農戶很難尋找一種替代物來彌補人們喪失農地這一人格化財産的痛苦?由于農村金融市場的深化改革,土地承包經營權成爲有效的抵押物,農戶將自己的土地承包經營權用于抵押貸款,有效緩解了信貸約束,實現金融供需的有效對接?因此,確權頒證之後農戶對參與農地流轉的響應更低?

(2)識別變量?所處區域與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正,但對農戶農地流轉率影響不顯著;家庭承包地塊數與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正,但對農戶農地流轉率影響不顯著,表明樣本的選擇偏誤問題不可忽視,各識別變量較適用當前的計量模型?

(3)控制變量?年齡平方與農戶農地流轉率在10%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正,從生命周期理論視角分析,隨著戶主年齡的增長,農業生産能力呈現先上升後下降的態勢,表現在農戶農地流轉率呈現先上升後下降的趨勢;文化程度與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且符號爲負,與農戶農地流轉率在10%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負,這可能是由于關天經濟區是西北經濟發展最快的區域,隨著工業化的快速發展及城鎮化進程的加快,土地的市場價值增長迅速,農戶的土地由資源演化成爲資産,而文化程度高的農戶接受新事物和新知識的能力強,對現行農地流轉政策的了解深,資産意識強,對土地承包經營權抵押貸款的投資收益預期更高,不願意參與農地流轉,即使參與了農地流轉,其農地流轉的比例也低于文化程度低的農戶;農業收入的比重與農戶農地流轉率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負,農業收入比重高的農戶大多將農業收入作爲主要收入來源,傾向于使用新技術提高農業收入,在農地流轉的過程中,這部分農戶的流轉率相對較低;非農就業勞動力比重與農戶農地流轉率在5%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負,農業勞動力轉移到非農就業比重越高的農戶越願意參與農地流轉,這樣可以減少耕種農地的機會成本;農地流轉的難易程度與農戶農地流轉率在10%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負,隨著農地流轉難度系數的增大,農戶農地流轉談判成本增大,農戶對參與農地流轉的響應變低;合約期限與農戶是否參與農地流轉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且符號爲負,合約期限越長,合約的執行成本越高,農戶在流轉過程中的利益更容易受到轉入方的攫取,越不傾向于參與農地流轉;農地流轉的契約形式與農戶農地流轉率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符號爲負,相對于有契約的農戶,沒有契約的農戶更傾向于參與農地流轉,這可能是由于農戶外出務工主要從事體力勞動,其收入及被雇傭概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降低,而契約致使農戶回村務農的成本提升,相應的提升了農地流轉的交易成本?

三、討論

中國農地制度改革以賦權?確權爲主線,由確權引發的農地流轉效應已成爲政界和學界研究的熱點[13]?農村土地模糊不清的産權關系不利于資源的優化配置,從而直接阻礙了農村集體土地的合理流轉,地權的穩定性對于土地使用權的長期流轉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16]?中國作爲世界農業大國,實行"集體所有制"的農地制度,其農地被賦予了多重屬性?由于城鎮化進程的不斷推進以及非農化的發展,農戶農地流轉行爲的個體差異和區域差異日漸明顯,學術界關于明晰的産權對農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影響的爭議頗多?

文中以关天经济区为例,使用Heckman两步法进行回归,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农地确权颁证对农户参与农地流转具有抑制作用,这与钟文晶和罗必良[17]?Lang等[18]?Jacoby和Minten[19]的研究结果一致?农户农地禀赋效应的普遍存在是抑制农地流转的重要根源,而现行的农地流转市场是一个包含了人缘?地缘及亲缘等复杂关系网络在内的一个特殊的市场,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要素交易市场?农地确权颁证进一步强化了农户的禀赋效应,同时,农地流转仅仅将土地作为一种生产性要素而不是资本性要素,这必将导致农地流转市场呈现一种滞后的?扭曲的发展态势?禀赋效应的存在,必然使得农户在选择流转对象?流转组织者的过程中产生分散化?小规模的复制传统小农经济的经营模式,不利于规模经济的发展?确权颁证后,农户土地财产权的权利范围有所增大,但土地承包经营权并没有成为农户真正意义的财产权利,整合农户土地财产权?将分散的土地产权变为集中的土地产权将成为今后政策发展的突破点?确权颁证仅仅是影响农地流转市场的一个影响因素,要促进农地流转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还需要加强农地流转市场的治理结构,规范农地流转市场各行为主体的流转行为?本研究仅仅是针对农地确权颁证的初步评估,由于该政策实施的时间较短,政策实施的长期效果有待通过时间的检验?本调查也仅局限于关天经济区,随着政策的实施与推广,还需进一步加大后续的调查研究?第7期蔡潔等农地确权真的可以促进农户农地流转吗?

四、結論

文中利用關天經濟區622份農戶的微觀數據,以農戶農地流轉行爲爲例,考慮實地調研數據的樣本選擇偏誤問題,實證分析了農地確權對農戶農地流轉行爲影響的內在機理?主要研究結論如下:第一,農戶參與農地流轉的意願不強,參與農地流轉的農戶僅占樣本總數的23.47%,而參與農地流轉的農戶中57.5%的農地流轉率在50%以下;第二,農地確權頒證強化農戶對資源"禀賦效應"的認知,使得農戶將其土地看成人格化財産,抑制了農戶參與農地流轉,年齡?文化程度?農業收入的比重?非農就業勞動力比重?農地流轉的難易程度?合約期限和農地流轉的契約形式分別在不同程度上影響農戶農地流轉行爲?

參考文獻:

[1]林毅夫.制度?技術與中國農業發展[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08.

[2]朱北仲.我國農村土地確權中的問題與解決對策[J].經濟縱橫,2015(5):44-47.

[3]鍾甫甯,王興穩.現階段農地流轉市場能減輕土地細碎化程度嗎?-來自江蘇興化和黑龍江賓縣的初步數據[J].農業經濟問題,2010(1):23-32.

[4]許慶,尹榮梁,章輝.規模經濟?規模報酬與農業適度規模經營-基于我國糧食生産的實證研究[J].經濟研究,2011(3):59-71.

[5]Heckman J.Sample selection bias as a specification error[J].Econometrical,1979,47:153-161.

[6]Greene W H.Econometric Analysis[M].Prentice Hall,2008.

[7]陳強.高級計量經濟學及Stata應用[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8]馬賢磊,仇童偉,錢忠好.農地産權安全性與農地流轉市場的農戶參與-基于江蘇?湖北?廣西?黑龍江四省(區)調查數據的實證分析[J].中國農村經濟,2015(2):22-37.

[9]付江濤,紀月清,胡浩.新一輪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是否促進了農戶的土地流轉-來自江蘇省3縣(市?區)的經驗數據[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16(1):105-113.

[10]劉克春,蘇爲華.農戶資源禀賦?交易費用與農戶農地使用權流轉行爲-基于江西省農戶調查[J].統計研究,2006(5):73-77.

[11]胡新豔,羅必良.新一輪農地確權與促進流轉:粵贛證據[J].改革,2016(4):85-94.

[12]劉玥汐,許恒周.農地確權對農村土地流轉的影響研究-基于農民分化的視角[J].幹旱區資源與環境,2016,30(5):25-29.

[13]Feder G,Lau L J,Lin JY,Luo X.The determinants of farm investment and residential construction in Post-reform China[J].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1992,41(1):1-26.

[14]Deininger K,Ali D A,Alemu T.Impacts of land certification on tenure security,investment,and land market participation:evidence from Ethiopia[J].Land Economics,2011,87(2):312-334.

[15]胡新豔,楊曉瑩,羅錦濤.確權與農地流轉:理論分歧與研究啓示[J].財貿研究,2016(3):67-74.

[16]鄭建華.農地確權與農地流轉互動機制初探[J].農村經濟,2009(8):23-26.

[17]鍾文晶,羅必良.禀賦效應?産權強度與農地流轉抑制-基于廣東省的實證分析[J].農業經濟問題,2013(3):6-16.

[18]Lang H,Ma X,Heerink N,Shi X.Tenure Security and Land Rental Market Development in Rural China-Actual versus Perceived Security,6th CAEREFPRI Annual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R].Yangling,Shaanxi,China,2014:16-17.

[19]Jacoby H,Minten B.Land Titles,Investment,and Agricultural Productivity in Madagascar:A Poverty and Social Impact Analysis[R].The World Bank,2006.

來源:《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7年第7期


(責任編輯:admin)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