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
當前位置: 首頁 > 澳客建言 >

湖南省“十三五”現代服務業發展思路研究

時間:2015-10-30 12:39來源:澳客 作者:梁志峰等 點擊:

湖南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

組長:梁志峰

成員:禹向群、左宏、侯靈藝

現代服務業是指以現代科學技術爲主要支撐,建立在新的商業模式、服務方式和管理方法基礎上的服務産業。既包括隨著技術發展而産生的新興服務業態,也包括運用現代技術對傳統服務業的改造和提升。本文從省際比較、存在問題、發展重點和對策建議等方面開展研究。

一、現代服務業省際比較現狀

比較主要從總體發展水平、産業內部結構、經濟社會效益、固定資産投資和重點行業等方面進行。根據目標選取的可比性和代表性,選擇上海、廣東、中部六省以及四川作爲比較對象。

(一)總體發展水平比較

采用增加值、增加值占比、城鎮化率三個指標比較。

1、增加值比較

2013年,湖南現代服務業實現增加值5291.68億元,占第三産業增加值的52.9%;法人單位數119340家,占全省的28.4%。與上海、廣東相比,增加值、法人單位數以及增加值占比、法人單位數占比均低。其中,增加值占比低于上海、廣東、山西、安徽、河南;法人單位數低于上海、廣東、湖北、四川、河南、安徽,略高于山西。

2、增加值占比比較

增加值占國內生産總值比重是衡量現代服務業總體發展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但有時用第三産業代替現代服務業進行比較。2013年,湖南第三産業增加值占生産總值比重爲40.8%,比全國平均低4.7個百分點,比上海和廣東分別低21.4個和7百分點,但高于其他省份。

3、城鎮化率比較

2013年,湖南城鎮化率爲47.96%,比全國平均水平低4.77個百分點,比上海和廣東分別低41.64個和19.8個百分點,差距同比有所縮小;比中部的湖北、山西、江西低6.55個、4.60個和0.91個百分點,差距同比有所擴大;高于其他中部省份和西部省份四川。

(二)産業內部結構比較

2013年,湖南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實現增加值1172.31億元,僅次于廣東和河南;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業和軟件業增加值447.18億元,與廣東、上海差距較大;金融業增加值708.90億元,僅廣東的18.6%和上海的25.1%,處在末位;房地産業增加值642.19億元,僅高于江西和山西,僅廣東的15.3%和上海的47.8%。

(三)固定資産投資比較

2013年,湖南現代服務業固定資産投資8129.6億元,占第三産業的82.8%,占全社會的44.2%。與其他八省相比,投資額低于廣東、安徽、湖北和河南,略高于四川;投資占全部投資比重低于上海、廣東和山西,中部省份中比重第二。其中,房地産業完成投資3323.1億元,占現代服務業投資的40.9%,投資額僅高于江西、山西、四川和上海;交通運輸、倉儲與郵政業完成投資1381.9億元,占現代服務業投資的17%,投資額在中部省份中最高;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服務業完成投資2099.6億元,僅低于上海,占現代服務業投資的25.8%;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完成投資359.5億元,位列第一,占現代服務業投資的4.4%;教育等其他6個行業占現代服務業投資的比重均不足4%,科研、技術服務和地質勘查業及文化、體育和娛樂業投資均爲中部排名第二,其他行業投資處于中等水平(見表1)。

(四)重點行業比較

商貿、快遞、文化等重點領域發展勢頭不強。從全國看,湖南商貿流通業水平不高,相對規模較小。中部地區基本處于工業化中期階段,流通業大體隨收入規模利潤率反向變化。從這個標准看,湖南商貿流通業發展水平高于江西,但低于中部其它省份(見圖1)。

湖南具有發展物流業的較好基礎。但與之所對應的資源相比,湖南物流行業規模不大。2013年湖南發送的快遞業務包裹數量僅高于山西和江西、安徽三省,快遞業務收入略高于安徽,位列中部第3位,快遞業務數量位列中部第3,而快遞業務收入不足廣東的1/17,上海的1/13,浙江的1/9,行業規模與其在中部地區的經濟規模相比仍然落後(見圖2)。

文化産業優勢日趨減弱。保持了10年的地方衛視的龍頭地位被取代。2012年國家文化出口重點企業目錄中,中部企業數量第一的位置被安徽取代,退居第二(見表2)。

(五)綜合比較結論

綜上所述,湖南現代服務業總體發展水平落後于廣東、上海等發達省份,在中部省份中處于中等偏上位置,略好于四川。主要以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房地産、教育、金融爲主,現代物流、租賃和商務服務等新興服務業發展勢頭迅猛。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業和軟件業、租賃和商務服務、科研、技術服務和地質勘查業、教育、文化、體育和娛樂業等産業在中部六省中有一定的優勢,而金融、房地産處于中等偏下,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衛生、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業則處于中等。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

進入工業化中後期,服務業應該發揮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導作用,並且保持較高的發展速度。湖南第三産業的發展整體水平落後于全國,差距還在擴大。

一是對經濟增長貢獻率下滑。2004年以前,湖南第三産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一直略高于全國平均水平,隨著工業化加速,第三産業貢獻率逐步下滑,並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見圖3)。

二是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相對工業下降。以2000年爲標志,全國工業對經濟拉動作用逐漸弱化,工業與服務業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基本接近,但湖南工業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相比服務業呈現不斷增強趨勢,與經濟結構調整趨勢不一致(見圖4)。

三是高附加值産業比重偏低。國內發達地區現代服務業特征是:金融、房地産比重多高于10%,交通運輸則低于10%,依次爲批發零售、金融、房地産、交通運輸、住宿餐飲,金融是住宿餐飲的3-8倍,房地産的2.5-3.5倍。而湖南服務業結構比重大小排序爲,批發零售、交通運輸、房地産、金融、住宿餐飲,金融和房地産業的比重相對居後。

四是體制制約仍然存在。湖南支持高端服務業的創新環境不夠成熟,衆多領域存在市場准入限制,非禁即入尚無法實現。市場之外,計劃手段促進作用較小。監管缺位依然存在,如統計尚存空白。

三、“十三五”面臨的發展環境

深入分析湖南服務業發展環境,准確把握面臨的新機遇、新挑戰,是科學謀劃“十三五”服務業發展的基礎。

從國際發展趨勢來看,全球經濟仍處在國際金融危機後的深度調整期,以美國爲首的“再工業化”和“制造業回歸”,使區域競爭變得更加複雜。但國際服務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的趨勢沒有變,服務業跨國投資、服務外包和服務貿易發展迅速,雲計算、物聯網等各種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的不斷湧現,爲湖南服務業發展帶來了新空間。

從國內發展環境來看,湖南處在“一帶一部”重要樞紐位置,具有承東啓西、連接南北的重要作用。在國家實施“一帶一路”戰略中,湖南向西可以對接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向東可以連接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國務院《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指導意見》和國家發改委《長江中遊城市群發展規劃》的出台,爲地處全國中心位置的湖南提供了人流、物流、資金流、商品流、信息流聚集的有利條件。提供了便利條件,也爲推動湖南商品、資本、勞動力等服務業資源發展提供了機遇。國務院《洞庭湖生態經濟區規劃》的批複,爲洞庭湖地區服務業發展提供了保障;湘江新區的設立,爲湖南服務業的集中集聚發展提供了平台;國家級自主創新示範區的建設,爲現代金融、科技服務、教育培訓、中介服務等現代服務業發展提供了大好機遇;《湖南制造2025》的制定與實施,將推動高端服務業的發展;長沙、株洲、資興等市新型城鎮化試點的推進,將加快農民市民化步伐,推動服務業發展;同時,國家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的提出,改革紅利不斷釋放,都將有利于促進服務業的快速發展。

但隨著國際經濟增速的放緩,發達國家加速轉變經濟發展模式,國內經濟也進入增速放緩的新常態,湖南服務業面臨國際國內競爭更加激烈的雙重壓力,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增強。全省服務業總體發展水平還相對滯後,服務業創新還未充分發揮出來,核心競爭力、知名品牌、龍頭企業和高端人才尚需培育,服務業突圍難度加大。一些制約服務業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尚未解除,行業和部門壟斷依然存在,部分領域市場投資主體多元化格局還未真正形成;社會誠信體系還不健全,服務業信息化水平和標准化建設有待提升。同時,由于區域分工的不明確導致的區域同質化競爭在加劇,與湖南區位及其相似的湖北、江西等省,都在卯足勁往前趕,搶占中部區域競爭制高點,湖南服務業發展任重道遠。

四、總體任務

(一)總體思路

堅持以科學發展觀爲指導,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精神,順應服務業發展趨勢,圍繞提升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供給能力和服務水平的總目標,結合服務業發展“一極兩帶多點”産業布局,以推進服務業發展作爲産業結構優化升級的重要突破口,加速推進服務業市場化、産業化、社會化、國際化和信息化進程,加速發展服務業主導産業、示範集聚區、龍頭企業和基礎平台,促進服務業集聚發展,使服務業成爲湖南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不斷激發市場內生動力、挖掘産業增長潛力、增強企業創新活力,推動形成服務業與工業化、城鎮化聯動發展、相互促進的産業發展格局。

(二)發展目標

1、總體水平明顯提高

“十三五”期間,全省服務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0%以上。到2020年全省服務業增加值總量突破2萬億元,排在全國前8位;服務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達到48%左右;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達到60%左右,把湖南打造成中部服務業重要增長極。

2、産業結構逐步優化

生産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並舉,促進服務業與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農産品精深加工等融合發展。到2020年,全省生産性服務業占服務業比重達到50%左右,現代物流、文化創意、旅遊休閑、現代金融等現代服務業成爲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

3、空間布局不斷優化

加強長株潭現代服務業核心增長極功能,支持衡陽、嶽陽、常德、益陽、郴州、婁底等東翼生産性服務業發展,張家界、自治州、懷化、邵陽永州等西翼生活性服務業發展,支持新興産業增長點和新興區域增長點建設,基本形成“一極兩帶多點”的發展格局。

4、品牌建設成效明顯

服務業企業國際競爭力不斷提升,重點培育一批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優勢的行業龍頭企業,打造一批強勢服務品牌;到2020年,全省年營業收入過100億元企業超過2家,過15億元企業超過100家,培育服務業國際知名品牌5個,全國知名品牌達到40個以上。

(三)發展重點

按照目標要求,圍繞重點領域,優化提升生産性服務業,培育壯大生活性服務業。

1、信息服務業

結合“智慧湖南”建設,推進“寬帶中國”戰略落到實處,加強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優化升級寬帶網絡,加快推進“三網融合”和物聯網建設。抓好國家信息消費試點城市工作,開展省級信息消費縣市區示範試點,建立信息消費統計體系。推進信息技術在工程機械、軌道交通、汽車及零部件、新能源裝備等優勢産業中的應用,改造提升有色金屬、生物醫藥、輕工紡織傳統産業,建設面向優勢産業及社會公共服務的雲計算服務平台,鼓勵中小企業使用超算平台。推進重點地區、優勢産業和龍頭企業的信息化改造,促進工業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推進面向交通、醫療、社保、金融等服務業的信息化,發展信息技術服務業、網絡增值服務業、信息內容服務業,扶持國産操作系統、中間件等基礎軟件以及集成電路設計。建立健全電子政務服務體系,完善橫向到部門,縱向到鄉鎮的電子政務框架。加快國家軟件産業基地、軟件和信息服務功能性設施和公共服務體系建設,促進産業集聚發展。普及IPV6網絡,爭取國家物聯網重大應用示範工程區域試點,建設衛星地面增強系統、北鬥衛星運營系統、高分辨率空天地一體化對地觀測數據處理産業發展平台,培育壯大車聯網、遠程測試診斷、安防等移動物聯網服務。大力培育信息消費需求,提升信息服務水平。

2、電子商務業

深化骨幹企業電子商務示範應用,完善電子商務産業鏈,加強在線交易和在線支付服務等公共平台建設。以省級電子商務示範基地建設爲抓手,建設一批電子商務産業園區和中小電子商務企業孵化器。全力推進微軟創新中心、株洲服飾電商城、阿裏巴巴(株洲)産業帶等大型電子商務項目進園區設立基地、區域總部。積極爭取開通長沙至全球主要城市的國際郵政包裹業務,探索跨境電子商務海關商檢及支付結算新模式。繼續實施“湘品網上行”工程,推動大型電子商務企業與社區、超市、個體戶合作,提高布點密度。引進或鼓勵企業創建第三方電子商務平台,支持湖南企業開展電子商務業務。以“互聯網+”爲抓手,深化國家移動電子商務示範試點,引進總部型移動互聯網企業,適當設立移動互聯網産業園,促進移動互聯網與文化創意、雲計算、大數據、北鬥導航、地理信息、物聯網等産業融合,推進移動互聯網應用。促進服務業與現代制造業結合,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

3、現代物流業

整合現有物流資源,完善物流樞紐—物流園區—物流中心—物流配送中心等節點體系,推動企業實施物流外包、供應鏈管理和集成。推進長沙空港物流園、嶽陽城陵矶新港物流園以及公路港物流園建設,促進城陵矶與長江重要港口對接,科學布局湖南“公路港”,積極引進國內外著名快遞物流企業來湘投資。鼓勵大型物流企業開展兼並重組,提高物流企業規模效應,推進湖南國際會展中心、開福區中部進出口加工物流中心、新蘆淞商貿物流園、常德泛湘西北空港物流中心、懷化國際汽車城等項目建設,推動發展第三方、第四方物流,促進傳統物流業向現代物流業轉變。支持冷鏈物流龍頭企業發展,推動國際物流、保稅物流、空港物流、高鐵物流、綠色物流發展,積極發展多式聯運、甩挂運輸等現代運輸方式。積極開展物聯網探索,推進“湖南省物流信息公共服務平台”和“湖南交通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建設,提高物流信息化保障水平。

4、現代金融業

完善金融市場體系,鼓勵金融創新。促進金融與現代信息技術、新興産業的融合,大力發展科技金融和網絡金融,培育衍生金融新業態和新型要素交易平台,拓展金融産業鏈。鼓勵境內外金融機構在湖南設立區域總部和專業機構,加強與國際性金融機構合作。整合區域金融資源,加快長株潭城市群金融改革與創新,健全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地方金融體系。支持民間資本依法發起設立中小型銀行、村鎮銀行,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規範發展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等准金融機構和金融中介,大力發展普惠金融。推動區域性股權交易、信貸轉讓、碳金融交易等市場建設,適時設立稻谷、有色金屬等大宗商品交割庫。探索推動設備融資租賃、合同能源管理等業務發展;豐富金融市場,多渠道推動股權融資和發行企業債券,開發支持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的金融産品,培育支持企業多層次多途徑上市,提高直接融資比例。

5、中介服務業

鼓勵各類中介服務機構發展。鼓勵會計師事務所和稅務師事務所通過兼並、重組等方式拓展國內市場。支持從業人員參與國際資質考試,提高爲境內企業海外投資的服務水平。規範行業收費行爲,加強服務標准化建設,提高服務質量。探索行業管理新模式,加強業務整合。吸引和培育國內外知名律師事務所和仲裁機構,加強國際業務合作和學術交流。大力發展與金融和航運密切相關的法律和仲裁服務。引進和培養熟悉國際商法、國際慣例和交易規則以及國際仲裁事務的專業人員。支持本地人力資源機構專業化、規模化發展。支持人力資源機構創新服務方式,加快發展高級人才尋訪、人才測評、薪酬管理和人力資源管理咨詢等中高端人才服務。推動廣告業向創意化、科技化、品牌化和集成化發展。提升品牌策劃、包裝設計、形象設計等廣告創意策劃服務,培育和規範數字營銷、商務代理、活動策劃等廣告延伸服務,創新發展基于移動通訊、數字視頻和互聯網的新興廣告發布媒介。積極拓展業務範圍,加快發展工程咨詢、科技咨詢、IT咨詢、管理咨詢、理財服務、財務顧問、投資咨詢等各類咨詢服務業。加強咨詢業從業資格認證管理,加快咨詢服務標准體系建設。

6、科技服務業

圍繞湖南支柱産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加快發展工業、工程設計創新,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成立工業設計服務中心和實施示範工程,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創建省級、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鼓勵企業與高校、科研機構合作成立産學研相結合的專業化研發設計企業。鼓勵本地企業、科研機構加強與國內外大企業研發中心、高技術企業以及國內外專家開展廣泛合作,共同開展共性和關鍵技術研發,打造國家和省級重點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企業技術中心、工業設計中心,大力發展實驗室經濟。強化科技服務領域知識産權保護,嚴格查處各種知識産權違法行爲,及時有效處裏知識産權糾紛,加強重點區域、重點領域知識産權執法監督。以技術市場爲載體,培育建設一批面向中小企業的生産力促進中心和産業協同創新中心,爲産業發展提供全方位科技服務。

7、節能環保服務業

切實貫徹執行國家節能環保相關法規和標准,增強節能環保指標的剛性約束,落實國家節能、節水、環境保護、資源綜合利用及合同能源管理項目“三免一減”等優惠政策。積極發展節能減排投融資、能源審計、清潔生産審核、工程咨詢、節能環保産品認證、節能評估等第三方節能環保服務體系。發展系統設計、成套設備、工程施工、調試運行和維護管理等環保服務總承包。鼓勵永清環保等大型環保企業依托自身技術優勢和管理經驗,開展專業化節能環保服務。推廣合同能源管理,建設“一站式”合同能源管理綜合服務平台,積極探索節能量市場化交易。探索研究合同環境管理,按照政府購買服務的模式,擴大合同環境管理規模,創新環境服務管理方式。加強汨羅循環經濟園、永興循環經濟園建設,健全再生資源回收體系和廢棄物逆向物流交易平台。依托長沙環保科技園、浏陽制造産業園,積極發展再制造專業技術服務,建立再制造舊件回收、産品營銷、溯源等信息化管理系統。

8、商貿流通業

加快舊城改造和新城開發,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調整大型商貿設施建設和商業網點布局,推進現有商業網點的資源整合和新型商業設施的有序建設。促進商業設施、商業樓宇、酒店和住宅相互聯動,優化網點結構與布局,提升網點現代化水平,形成城市核心商業區、副商業中心、片區商業中心和社區商業網點的合理布局,重點扶持湘菜産業、居民生活服務業等千億産業。推進商品市場的制度創新和集約發展,增強輻射功能。加快爲新興産業服務的專業市場,集聚發展生産資料市場,改造提升工業與生活消費品市場,配套建設標准化農産品市場。適度推進大城市城市商業綜合體和商業集群發展,按照大型市場外移、小型專業市場提質的思路,改造提升現有綜合批發市場、專業市場和城鄉集貿市場,加快在大中城市近郊規劃布局建設大型商業購物中心。扶持發展一批交易量大、管理水平高的全國性、區域性工業産品和農副産品批零市場。突出扶持新模式、新業態,發展連鎖經營、特許經營、倉儲超市、流通配送、網上購物和電視購物,支持便利店、中小超市等社區商業發展。突出拓展農村商貿服務,支持農村電子商務發展,發展農村快遞業務,擴大農村消費市場。鼓勵跨國公司在湘設立地區總部或設立具有地區總部性質的和職能的投資性公司。發揮會展産業對國民經濟的拉動作用,研究制定出台省級發展會展産業的指導意見和專項規劃。扶持發展信息技術、業務流程、知識流程等領域的服務外包産業。加快健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建立信用公開、查詢和監管制度,對企業信用狀況實施動態、實時監控和管理。

9、文化旅遊産業

大力推進文化和旅遊産業的深度融合,積極發展影視、新聞、演藝、動漫、手機購物、媒體零售等産業,推進廣播影視制作、出版印刷等領域數字化進程。培育發展文化創意、包裝設計、建築設計等創意産業,重點發展數字內容、移動多媒體、IPTV互動電視網、移動數字廣播電視網等文化新興業態。培育新型文化市場主體,健全各類文化市場,建立和完善一批文化示範區。加快中南國家數字出版基地、長沙國家廣告創意産業園、長沙天心文化産業園、長沙金鷹影視文化城建設,提升文化産業集約化水平,探索開展文化基地旅遊。積極發展特色旅遊城鎮、野外拓展訓練基地、戶外汽車露營地等旅遊新業態,重點推進炎帝陵創國家5A級旅遊景區,抓好雲峰湖休閑旅遊度假區建設、雲陽山和酒仙湖旅遊綜合開發,以及神農文化展示中心、中華茶祖文化産業園等重大項目建設,探索引進國內外專業公司合作組建市旅遊集團,推進旅遊休閑産業向規模化、品牌化、複合型、效益型轉變。突出遺産旅遊、紅色旅遊、文化旅遊、生態旅遊,休閑旅遊,促進湘西生態民俗風情旅遊帶、湘江生態旅遊經濟帶、湘南山水人文旅遊帶、湘鄂粵武廣高鐵旅遊帶、湘東紅色文化休閑旅遊帶、湘中大梅山文化化旅遊帶、湘北環洞庭湖生態度假旅遊帶建設,探索發展背包旅遊業,促進汽車租賃業、旅遊裝備業等關聯産業發展,培育一批“湘”字好大型旅遊集團。

10、健康服務産業

圍繞居民消費水平升級,豐富健康、家庭、養老等服務産品供給,提高網絡購物、遠程教育、旅遊等服務層次水平,擴大文化創意、數字家庭、信息消費等消費市場規模,開辟婦幼保健、老年護理、休閑娛樂、健康咨詢、陪護就醫等消費新領域。鼓勵非公立醫院發展,引導醫療龍頭企業加速國內布點,探索發展醫療連鎖經營新模式。加快湖南健康産業園建設,盡快做好産業園規劃選址工作,適當引進國際知名醫療機構來園區設立分支機構,大力引進韓國整形美容機構來湘開展業務,引進國家高端醫療研發機構設立研發分支機構,打造國內健康産業高地。探索發展政府引導、社會參與、多元投入、市場運作的養老服務業,開展社區和家庭養老並重的養老服務試點。盡快制定養老服務機構行業准入標准和登記公告制度,提前布局養老服務退出機制,建立健全面向未來的養老服務機制。充分發揮湖南中醫藥大學、湖南中醫藥研究院作用,立足本地豐富的中藥材資源,研究開發新型中藥、中成藥以及保健産品,提高湖南中醫藥發展水平。

11、房地産業

適度發展房地産開發,鼓勵發展房産租賃和房産中介。全面推進不動産登記,加強市場監管,規範市場交易秩序,適度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促進保障性安居工程的提質和提標,推動房地産業與地方經濟社會協調發展。改善房地産開發結構,鼓勵社會資本參與經濟適用房、廉租房、普通商品房開發,適度開發高檔住宅和商務用房,建立經濟適用房和廉租住房供應的長效機制,逐步形成以普通商品房和經濟適用房爲主的城鎮住房供應保障體系。加強工程標准體系和質量安全監管體系建設,大力發展“兩型”化住宅,提升住房品質。適當放寬住房公積金貸款額度和貸款時間,擴大住房公積金覆蓋面。繼續推進房地産開發、銷售與物業的分業經營,加快住宅管理向社會化、專業化的物業管理轉變。

12、休閑服務業

積極發展休閑服務業,著力推動美容美發、足浴按摩和婚慶攝影業的發展。推進信息技術與休閑服務業的密切結合,促進經營方式和管理方式變革,不斷催生新産業、新業態,提高計算機和網絡在休閑服務業中的普及應用水平。建立健全企業誠信檔案和客戶服務跟蹤監督機制,逐步完善服務企業和服務人員信用評估體系。加強市場日常監督,完善投訴處理機制,規範市場秩序。積極運用市場機制和政策手段,整合企業資源,鼓勵大型企業加強資本運作和規模化經營,通過股份制改造、吸引國際與民間投資、發展連鎖經營、組建企業集團等方式,實現跨區域經營和全方位服務,提升行業盈利水平和集約化程度。加快建立一批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以資本或服務爲聯結紐帶,主業突出、管理水平高、輻射範圍廣、競爭力強的大型休閑服務業企業集團,提升休閑服務業的企業素質、現代化水平和市場競爭力。支持有實力的企業建立和完善現代流通方式,積極開展管理、技術和服務創新,加快形成有競爭力的知名品牌。

13、體育産業

進一步轉變政府職能。全面清理不利于體育産業發展的有關規定,取消不合理的行政審批事項,凡是法律法規沒有明令禁入的領域,都要向社會開放。取消商業性和群衆性體育賽事活動審批,通過市場機制積極引入社會資本承辦賽事。推行政社分開、政企分開、管辦分離,加快推進體育行業協會與行政機關脫鈎。拓寬職業體育發展渠道,鼓勵具備條件的運動項目走職業化道路,支持教練員、運動員職業化發展。完善職業體育俱樂部的法人治理結構,加快現代企業制度建設。積極推進場館管理體制改革和運營機制創新,引入和運用現代企業制度,激發場館活力。鼓勵場館運營管理實體通過品牌輸出、管理輸出、資本輸出等形式實現規模化、專業化運營。優化市場環境,完善政策措施,加快人才、資本等要素流動,優化場館等資源配置,提升體育産業對社會資本吸引力。培育發展多形式、多層次體育協會和中介組織。實施品牌戰略,打造一批具有較強競爭力的知名企業和國際影響力的自主品牌,支持優勢企業、優勢品牌和優勢項目“走出去”,提升服務貿易規模和水平。鼓勵大型健身俱樂部跨區域連鎖經營,鼓勵大型體育賽事充分進行市場開發,鼓勵大型體育用品制造企業加大研發投入,充分挖掘品牌價值。壯大長沙、株洲、湘潭、益陽、郴州體育産業集群,支持衡陽、邵陽、嶽陽、常德、張家界、郴州、永州、婁底、懷化、自治州充分利用江河、湖海、山地、草原等獨特的自然資源優勢,發展區域特色體育産業。優化體育服務業、體育用品業及相關産業結構,著力提升體育服務業比重。大力培育健身休閑、競賽表演、場館服務、中介培訓等體育服務業,實施體育服務業精品工程,支持各地打造一大批優秀體育俱樂部、示範場館和品牌賽事。抓好足球場館建設,制定足球場館中長期發展規劃,推廣校園足球和社會足球。把體育産業培育成居民新的消費熱點。

五、幾點建議

(一)推進服務業與“四化”融合發展

實施服務業與“四化”融合發展工程,推進服務業與新型工業化、信息化、新型城鎮化、農業現代化融合發展。一是面向新型工業化,優先發展現代物流業、現代金融業、科技與研發設計業、商務服務業等生産性服務業,形成現代服務業與先進制造、新材料、鋼鐵有色、汽車等優勢産業融合發展新格局。二是以信息化帶動服務業轉型升級。推進服務業智能化,適時啓動物聯網應用示範。借助長株潭和郴州兩個國家信息服務業高技術産業基地建設契機,打造南北兩個信息服務業集聚地。三是圍繞發展現代農業,加強農業科技社會化綜合服務業體系建設,健全農産品現代物流體系。四是推動服務業與城鎮化互動發展,依托城鎮促進服務業集聚,合理布局城鎮服務功能區和服務業基礎設施。

(二)以改革推動湖南現代服務業發展

改革是服務業發展最大的紅利。一是改革壟斷性服務領域的體制。改革政府部門通過成立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的形式進入的公用非自然壟斷(如環境監測、環境評價等環保服務)行業,減少官辦事業單位。加快營業稅改革,完善財稅體制。二是推進大部制改革。設立內外貿統一歸口管理的市場流通宏觀調控部門,建立全省流通行業部門聯席會議制度。

(三)強化技術引領和新興業態發展

運用先進適用技術、現代裝備和科學管理理念,提升服務業質量和水平;依托信息技術、創意設計,催化發展新型服務業態。一是加快建設集智能運輸、衛星定位于一體的公共物流信息平台,普及無線閱讀識別、智能標簽、電子數據交換、不停車收費等信息技術。二是培育新興産業。研制生産新型服務産品,加快發展電子商務、遠程醫療、網絡購物。鼓勵電廣傳媒、出版集團等創新傳播方式,發展數字出版、網絡出版和影視傳媒等。推廣使用數字電視、交互式移動電視、網絡電視、新聞網站和數字報刊等新興傳媒。三是促進業態模式創新。鼓勵國內外知名醫療保健、教育培訓集團設立分支機構,增加服務有效供給。支持商貿流通企業開展各種並購和聯合重組。建立和完善資本市場和商業銀行相配套、大中小金融機構相協調的金融服務體系。

(四)優化發展環境

一是積極拓寬股票上市、企業債券、項目融資、産權置換等籌資渠道。鼓勵金融機構支持服務企業發展。省財政根據財力狀況和服務業發展需要逐年增加投入。二是優化經營環境。實施照前審批事項並聯審批,放寬服務業工商注冊登記條件,逐步取消對各類專營商品的限制。三是減少服務價格政府定價和指導價,完善價格形成機制。引導服務業實行差別化收費,體現優質優價。四是減免稅費。切實落實國家扶持現代物流業、文化産業、科技服務業、會展業、旅遊業、金融業、軟件業等稅收優惠政策。

文章來源:湖南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微信平台

(責任編輯:admin)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